胡锦涛:轮胎特保案雷同事件不应再一次发生

  缅甸总统特使来华正式道歉

&nbsp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二十二日在纽约会见美国总统奥巴马时说,美方对中国输美轮胎采取特保措施不符合两国利益,类似事情不应该再次发生。&nbsp
&nbsp &nbsp
胡锦涛说,在当前经济金融形势下,中美双方更应该坚定反对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中方愿同美方一道,继续拓展经贸领域互利合作,通过平等协商妥善处理经贸摩擦,维护中美经贸关系健康稳定发展。&nbsp
&nbsp &nbsp
胡锦涛表示,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以来,中国在面临经济困难的情况下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这是对亚洲乃至世界的一个贡献。&nbsp
&nbsp &nbsp
奥巴马说,美国支持自由贸易,致力于继续拓展同中国的贸易关系。美方愿同中方通过对话和磋商解决经贸领域问题。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中国努力扩大内需、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美方对此表示赞赏。&nbsp

    南京大屠杀是指1937至1945年中国抗日战争期间,中华民国在南京保卫战中失利、首都南京于1937年12月13日沦陷后,日军于南京及附近地区进行长达数月的大规模屠杀。
  《南京!南京!》这部电影再现了那场屠杀的残忍,电影影片分为两段。第一段的主线以刘烨扮演的国民党军官陆剑雄为主,南京城被日军攻破,大量像陆剑雄这样的士兵留了下来,在街头巷尾展开惨烈的抵抗,并且最后悲壮地牺牲,在抵抗最终失败之后,在数十万中国人的鲜血终于染红长江之后,南京全城沦为一片死地。第二段以德国人拉贝先生的位于金陵女子学院的“安全区”为核心,大量的难民因为拉贝的“身份”而暂时获得了喘息的机会。而实际主持安全区难民工作的,则是拉贝的秘书唐先生(范伟)和归国女教师姜淑云(高圆圆)。但是,在日军的眼中,所谓“安全区”,只不过是一个囤积了大量女性资源的“仓库”,而拉贝的德国人身份,在强势的日本军队面前,也只不过是一块随时可以扯去的遮羞布,而中国的女人们,则用她们的身躯不断拯救着隐藏在难民营的男人。连接这两段篇章的是两个人物:一个是中国小战士“小豆子”,一个是日本军人角川,是他们勾勒了整个影片的轮廓。而后者日本人角川更是该片贯穿始终、着墨最多、最立体丰富的主角。角川(中泉英雄)是日本十六师团的一名普通士兵,被队友称为“读过书的人”的他,敏感、涉世未深。而他的同乡队长伊田(木幡龙),则已经是一名老兵,在南京城作为占领者的“生活”中,体验了种种为维持这种“生活”而付出的人性的代价,在南京这座战争因素被极端放大的城市中,面对别人的屈辱和死亡,有着难以逃避自身的灵魂震荡,最后角川终于做出了他的选择:他把两名中国幸存者送出了南京城,然后举枪自杀。
  看完这部电影我心情异常地沉重,我再次感受到那场让无数生命流逝的惨无人道的战争,影片警醒着我们一定要珍惜和平,热爱生命,我衷心地祈愿着像这样针对平民的屠杀在世界哪个角落都不要发生,然而正当我们在祈愿之际,我们“听”到了一些不和谐之音,某人看完《南京!南京!》之后在某个网络讨论区里说道:“什么时候我们也来搞个东京大屠杀!”他的“话音”刚落,竟然有人响应,很快他们开始讨论起如何攻打日本,杀进东京,然后实行“烧光、杀光、抢光、奸光”的“四光政策”,实在不行直接用原子弹将日本给轰平了!
  这些残忍的词语深深地刺激着我,这与影片所要告诉我们的“以史为鉴、珍爱和平、面向美好未来”的忠告背道而驰,我告诉他们:“这场战争是日本法西斯分子发起的,残杀我们同胞的是极端、狭隘、残忍的日本法西斯分子而不是日本的所有人民,如果进行东京大屠杀无异于是对日本人民的残杀,这和当时的日本鬼子有什么区别?”可是当我讲完这句话后,我立刻淹没在一片叫骂声中,我被他们安上了“卖国贼”、“汉奸”等各种各样的“名号”,我实在不明白,我只是希望这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无论是在中国还是日本,难道我只有和他们所说的那样对无辜的日本人民举起屠刀,我才不是“汉奸”和“卖国贼”吗?
  《南京!南京!》中,我们大家感受到了生命的珍贵,我们只有活着才能感受到美好。生命对于谁都一样,无论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都只有一次生命,如果可以,我希望不要有生命离去。对于极端、狭隘、凶残的法西斯分子,他们的死我只能用遗憾来表示,当他们侵略别人对他国人民举起屠刀的时候,他们就应该知道死亡离他们不远了,可是那些无辜的人民呢?他们和我们一样,只想过着普通人的幸福生活:工作、学习、娱乐、交友、聊聊天、看看电影、玩玩游戏…侵略和屠杀的事情他们根本都没做过,我们凭什么对他们动手?我们凭什么对他们开枪?中国有句俗话叫“冤有头,债有主”,我们的敌人是那些法西斯分子,当然这也包括了目前企图重新征服和奴役中国的部分日本人,当他们举起武器的时候,我们自然会朝他们开枪。
  然而,这一切正如我前文提到,如果可以我不希望有任何的生命离去,因此我本质上是厌恶战争,至少我不希望有针对没有武器的平民的屠杀存在着,无论是在世界的哪个地方,平民大部分都是无辜的,肆意虐杀平民的人都是一些极端、狭隘、残忍的人。我们明知道对方过去“南京大屠杀”的行为是邪恶的,但某些人却叫着要“东京大屠杀”,这不是将过去对方施展在我们身上的恶反过来施展于现在存在着的无辜的人吗?如果我们也这么做的话,那么我们和那些残害我们同胞的日本鬼子有什么区别?
  我可以理解那些叫着“东京大屠杀”的人,我可以理解这样的一种心情,我也痛恨那些残害我们同胞的日本人,因为我也是中国人,可是我明白我们的敌人是谁,可是我明白我们不能将仇恨盲目地扩大话,拿无辜的人民开刀。
  有句话叫“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毫无人道的屠杀终将会为他的行为而付出代价,但这样的代价却牵连着其他无辜的人民,南京大屠杀罪魁祸首的下场我们依然记忆犹新,然而战后的日本人民却替他们背负着不幸、背负着“黑锅”,那些叫着“东京大屠杀”的人们,难道你们希望我们中国的人民也和当时的日本大部分善良的人民一样背负着原本不属于他们的罪吗?屠杀这种毫无人道可言的行为终将会遭受世界人民的强烈谴责,做出屠杀平民行为的国家无疑是自取灭亡自寻死路,那些叫着“东京大屠杀”的人们难道你们希望我们的国家走向绝路吗?
  《南京!南京!》告诉我们的是对生命的重视而不是对生命的漠视,它告诉我们的是对和平的向往而不是战火和复仇,它包含着的是一种爱而不是一种恨,它告诉我们的是现在生活的来之不易。
  写到这里,我无意中登陆了某个人的博客,他也是叫着要“东京大屠杀”的人,然而我在他的博客中却看不到残暴两个字,我看到的是幸福,是他和他女朋友在一起的幸福,在这里似乎连空气的味道都是甜的,他在一篇文章中说“希望他和他的女朋友能永远这样幸福下去”。
  是呀,幸福!我们都向往着,只要是人类都会向往的东西,可是幸福又是那么地脆弱,经不起战火的摧残,如果真的希望永远幸福,那么就好好珍惜现在来之不易的和平,战争屠杀对谁来讲都是场灾难,日本的侵略战争和南京大屠杀换来的是两颗原子弹在广岛和长绮的爆炸,那些叫着“东京大屠杀”的人,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原子弹在上海和北京上空爆炸的情景?到那个时候,什么样的幸福都没了。
  值得高兴的是,一切并没有那糟糕,随着中日关系的不断发展,两国在官方和民间沟通日益增加,双方交流频繁,友谊之花遍地开放,仇恨的火苗慢慢地被熄灭,右翼分子渐渐失去了民众基础,和平成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主题,可是我们还不能掉里轻心,战争的温床依然存在着,随时都可能孕育着新一轮的屠杀,《南京!南京!》里的悲剧随时都可能重演。
  我们一定要在牢记历史教训警惕极端右翼分子的同时保持理性和冷静,不要让仇恨冲昏头脑而盲目地仇视并用一颗包容的心去面对这个世界,珍爱和平,为和平美好的明天更加努力地工作,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希望,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幸福的未来。

不让伤害再次发生

  承认军机炸死中国边民,愿就赔偿事宜同中方沟通,将惩处有关责任人

我是英特尔成都工厂的第二批员工,在上海工厂学习培训之后,于2005 年加入到成都封装测试工厂的启动和生产工作中,到2010 年,我已经在成都工厂工作了五年半。在这五年半时间里,我始终在封装工程部任工程师,负责站点的设备、工艺和质量,确保站点按照相关计划和流程完成芯片的封装工作。我觉得,我的工作对象,或者说我的客户就是英特尔的一线操作员,我们要确保操作员在一个安全、高效、舒适的环境中工作。作为工程师,我们要规定操作员对机器的操作方式和方法。

  据新华社电
国家副主席李源潮2日在北京会见了缅甸总统特使、外交部长吴温纳貌伦。李源潮表示希望缅方采取措施避免类似事件发生。

为了改进生产流程和帮助操作员发挥最大生产效率,我们还要不断地进行流程优化,尽可能寻求以自动化仪器和设备代替手动操作的方法。比如,芯片生产出来后,通常要进行抽样目测。以前,我们的操作员需要拿出芯片,直接目视检查,不仅流程烦琐,看久了眼睛也会疲惫,而且这一拿一放,也消耗更多的动作和时间。于是,我们安装了一种专用的视频装置,通过摄像头将生产中的芯片图像映射到大屏幕上,这样就省去了操作员弯腰的过程,并且通过大屏幕使产品的质量检查更清晰方便;采用屏幕显示检测,操作员不需要弯腰。在英特尔,首要重视的是操作员的安全。所以我们不认为这样的改进是增加成本,反而认为是增加了价值。

  中方肯定缅方道歉和处理表现

目前,成都工厂出货量在英特尔全球封装工厂中已经跃居首位,员工的工作压力可想而知。所以,如何提升人性化管理水平,缓解员工的工作压力,既关系到企业的正常运转,也关乎企业文化和形象。基于此理念,成都厂对人性化管理倍加关注,也采取了诸多的措施。工厂很关注员工的安全和健康,不仅平时安排了很多健康辅导,而且员工有任何的不舒服、或者任何小磕小碰, 都要立即汇报主管,同时汇报到医务所和安全健康部门。然后这些部门再进行系统调查,对存在的安全问题做出及时处理。在最开始的时候,成都厂生产车间的座椅是有滚轮可以滑动的。有一次,一位员工脚后跟不小心被滚轮磨破。这位员工汇报了伤情后,公司认为这是一个安全隐患,于是拆除了所有座椅的滚轮,更换成橡胶垫。新座椅虽然不能滑动,但是绝对安全。我们绝不会等到第二个同事来汇报类似的伤情,这是英特尔对员工的承诺。

  李源潮说,你作为总统特使专程来华就缅甸军机造成中国边民伤亡道歉,并表示缅方愿就此次事件有关问题作出妥善处理,中方对此表示肯定。希望缅方抓紧落实,同时采取措施坚决杜绝此类事件发生,推动中缅关系继续健康稳定发展。

创新是IT 行业的永恒主题。作为行业的领头羊,英特尔总是在不断地寻求着改变。过去四十年,它不断创新,不断为新技术的应用创造新机会。在过去的五年半时间里,我们成都工厂的同事们更以此为实践法则。2006 年,成都工厂还处于起步阶段,与英特尔其他工厂比,尚显稚嫩。作为还在摸索经验的新员工,我们在干劲十足的同时,也有些不安,因为要跟随其他国家率先建成的工厂,亦步亦趋地精确复制他们的成功经验,并且不能有丝毫的差错。

  吴温纳貌伦表示,缅方对事件造成中方人员伤亡表示道歉,愿全力做好善后工作。缅方十分珍视缅中关系,迫切希望推动两国关系不断迈上新台阶。

在这一过程中,别人的经验也很难说是十全十美的。我们也在不断思考,能否有更先进的技术解决方案来优化工作流程,让英特尔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工厂有一天也来学习成都的方法。也就是说:我们一边精确复制,一边努力超越。在这个想法的激励下,我们这些年轻人对工作精酌细研,通过不断观察和思考,通过反复试验比较, 优化了一系列的工艺参数和设置,让站点的生产效率提高了30%。为此,我们总共验证了100 万个数据点。最终,这个方法在英特尔全球的封装厂得到认可和统一应用。

  缅方将加强管理避免类似事件再发

其实,提高生产效率30%,并没什么特别,这是我们工程师日常工作的积累。现在,我们每一天都会做新的观察, 思考新的方法,论证新的尝试。在这里工作的每一天,我会觉得有新的提高。

  外交部长王毅2日同来访的缅甸总统特使、外交部长吴温纳貌伦举行会谈。

 图片 1

  王毅表示,3月13日缅甸军机炸弹造成中国边民伤亡。中方多次向缅方表明了我们的严正立场。通过联合实地调查和多轮会谈,目前事件的经纬和责任已认定清楚。希望缅方认真对待,妥善处理,以维护中缅边境稳定和中缅关系大局。

本文摘自《芯故事
心感动:英特尔企业文化的力量》一书

  吴温纳貌伦说,我受吴登盛总统委托,专程来华商谈处理中国边民伤亡事件。首先,缅方认同联合调查结论,即缅甸军机炸弹致使中国边民伤亡。我谨代表缅甸政府、缅甸军队正式向中方表示道歉,对遇难者家属和受伤人员表示深切慰问。缅方愿就赔偿事宜同中方保持沟通,并作出妥善安排。缅方还将依法追究、惩处有关责任人,并加强内部管理,不让类似事件再次发生。缅方愿同中方加强合作,共同维护缅中边境地区稳定,推动两国关系进一步向前发展。

图书详细信息:

  双方同意密切配合,落实好此次会晤达成的共识,维护好边境地区稳定,发展好中缅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 背景

  中国平民5死8伤

  今年以来,缅甸北部北方少数民族与政府军之间的武装冲突不断升级。

  3月13日,缅甸军机炸弹落入中方境内,造成云南省临沧市耿马县孟定镇大水桑树村正在甘蔗地作业的无辜平民5死8伤。

  推荐阅读:催泪大作,王伟的战机突然重现蓝天!
详情查看《出鞘》,搜索微信号:cqjs12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