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02.net 6

《碧蓝航线》埃塞克斯技能属性介绍 埃塞克斯图鉴介绍

www.602.net 1埃塞克斯级/Essex美国www.602.net 2

《碧蓝航线》埃塞克斯技能属性介绍 埃塞克斯图鉴介绍

2018-09-18作者:网络来源:网络

碧蓝航线在这次日服一周年透露很多卫星图出来,同时也有不少的卫星船的消息,埃塞克斯这艘饺子级航母中比较出名的一艘自然也不会缺少,这次一周年便会登录限定卡池,届时可以期待一下。

www.602.net 3

www.602.net,游戏礼包大全

领取 www.602.net 3

下载APP 立领现金红包

领取

碧蓝航线在这次日服一周年透露很多卫星图出来,同时也有不少的卫星船的消息,埃塞克斯这艘饺子级航母中比较出名的一艘自然也不会缺少,这次一周年便会登录限定卡池,届时可以期待一下。

www.602.net 5

埃塞克斯基本信息:

埃塞克斯级航空母舰1号舰 埃塞克斯 USS Essex

编号:暂无初始星级:★★★☆☆☆

类型:航母稀有度:超稀有

阵营:白鹰建造时间:暂未公布

普通掉落点:舰船还未上线

活动掉落点:暂无

埃塞克斯舰船性能:

埃塞克斯具体属性内容还未公布。

埃塞克斯初始属性:

耐久:装甲:装填:炮击:雷击:机动:防空:航空:消耗:反潜:航速

埃塞克斯满强化属性:

耐久:装甲:装填:炮击:雷击:机动:防空:航空:消耗:反潜:航速

埃塞克斯突破升星效果:

埃塞克斯具体属性还未公布。

埃塞克斯技能介绍:

埃塞克斯具体技能还未公布。

埃塞克斯官方介绍:

正规航空母舰 埃克赛斯

其伊吹八千二是所属于白鹰的正规空母,是一位非常自律的优等生。

也因为这个性格让人觉得有点不好接近。

很尊敬企业前辈,也将此作为竞争对手时刻准备超越。

日服原文:

航空母艦?エセックス

ユニオン所属の正規空母。律儀な優等生だが、

あまりにも真面目な性格が災いして近寄りがたいと思われることも。

先輩であるエンタープライズを尊敬している一方、

いつか越えたい相手として競争心を燃やしてもいる。

埃塞克斯立绘:

www.602.net 6

以上便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碧蓝航线埃塞克斯的内容介绍了,是否对这艘船有所了解呢。

大凤级:埃塞克斯级,你可真丑啊!看我怎么轰炸你!(话音未落,一大堆轰炸机起飞了)

据英媒BBC第四频道报道,由异装癖特纳奖得主格雷森佩里(Grayson
Perry)设计制作的建筑处女作品《埃塞克斯之屋》(A House for
Essex)近日揭开了神秘的面纱。据悉,该幢建筑由艺术家佩里将与英国著名建筑事务所FAC共同完成。该幢房子的设计并没有试图去模仿Wrabness村庄当地的建筑群模式,而是以一种独一无二的新建筑出现。房子的材料和形态与当地以及该地区的冷清感和谐共鸣。如手工制作的瓷砖会与其景观的基调搭边,同时,建筑的斜尖屋顶与农田的建筑和农舍相呼应。据悉,作为英国作家、哲学家阿兰德波顿(Alain
de
Botton)生活建筑项目的一部分,由艺术家佩里参与设计的《埃塞克斯之屋》将于明在BBC第四频道系列节目中播出。

科普带着那个黑色皮包快速谨慎地通过了BJ1隧道,包中装着眼镜蛇病毒晶体炸弹,里面还有那把手枪。隧道向前方延伸着,铁轨缝隙处不时发出一些微弱的闪光。他时而停下来听听隧道内的声音,他感觉到他们在自己的身后,但是又不能确定。隧道弯向南方沿着斜坡走了下去,从一个停车场下面穿过后进入鲍威利大街的下面,之后沿着塞德拉?罗斯福公园道路的方向朝着市区方向延伸过去。塞德拉?罗斯福公园道路是位于下东区的一段狭长的地带,地上是绿地和运动场。当时是周日凌晨3点20分,当警察和FBI的汽车突然涌入附近的街区并且大量警察进入地铁入口时,周围没有太多的人注意到这些,只有附近的一些在夜总会的人们被警察的行动吸引了出来,他们站在大街上,满怀疑惑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由于记者们可以听到警察无线电的信息,因此新闻采访车马上就朝着下东区方向出发了,他们希望能对可能发生的恐怖袭击进行跟踪报道。虽然整个眼镜蛇事件一直对外保密,但是科普出逃后警方采取的大规模追捕行动自然不会逃脱媒体的注意。BJ1隧道越来越深入地下,科普沿着隧道继续前进,隧道起初向南延伸,不过后来就曲曲折折转向了东方,偏离了塞德拉?罗斯福公园道路的方向,它在下东区老城的下面曲折迂回,通过华埠科西街、爱烈治街、艾伦大街和柯察街下面之后,从地兰士大街下面继续向正东方延伸。就正常情况而言,科普现在神志还十分清醒,他明白自己正在去哪里,他以前已经在这些隧道里走过,并且记下了多条逃生路线,他认为现在走的这条可能是最好的一条。他现在正朝着威廉斯堡大桥前进,威廉斯堡大桥源于地兰士大街将曼哈顿和布鲁克林连接起来。他觉得自己可以把炸弹藏在隧道中的某个地方或者隧道外面某处可以将病毒扩散到城市的空气中的地方。他不希望警方发现这些爆炸装置。现在的问题是,如果自己把炸弹放置到隧道内,警方就有可能发现并将其拆除。他的腿受伤了,这减缓了他的行动速度,膝盖在从公寓楼里爬出来的时候也被刮伤了。隧道此时开始上升并向东北方向转弯。他看到了前方的电灯,那里是埃塞克斯——地兰士大街地铁站的站台,埃塞克斯——地兰士大街地铁站位于威廉斯堡大桥底部,整个站台的布局错综复杂。我得从这里出去,从这里出去到外面的街道上不用通过步行梯。隧道的出口接近埃塞克斯大街站台,隧道在距站台几百码远的地方和威廉斯堡大桥连接在了一起。站台已经废弃不用了,科普可以看到远处的电灯,那里就是出口,他们不会堵住这个出口的。同时,一群纽约市的警察正在对埃塞克斯大街站台的阶梯进行地毯式搜查。科普正在站台附近的轨道上快速行进,他听到了跑动的脚步声和吵闹声,看到阶梯上有人影在晃动,于是他就转身沿着原路走了回来,把身体躲到了BJ1隧道内的一处缝隙内,听着不远处传来的他们的无线电的声音。他们正在搜捕站台,他们随时都会进入隧道搜查自己,现在怎么办?他知道另外一个FBI行动小组也在隧道内,不过他们在自己的身后,自己已经被FBI和纽约警察包围了。我应该在这里引爆炸弹吗,他犹豫不决。而且问题并没有这么简单,他现在还不能绝对确定自己是否已经感染病毒,或许自己没有被感染呢,现在很难下定去死的决心,很显然只要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活着当然是个比较好的选择。应该能找到一个解决办法。他听到防护服摩擦的沙沙声和轻便橡胶靴子在踏到地面上的声音,他们正在快速前进。他从缝隙中钻了出来,身体贴着隧道的墙壁缓缓移动,进入了一个黑暗的区域,这里有一些废弃的房间,他猫着腰迅速穿过了这些房间,此时他与站台上的警察之间的距离不足40英尺,他发现了一些旧的鼓风机和一些没用的机械,还有一台电冰箱,电冰箱被漆成了黑色,看起来怪怪的。去哪里呢?他曾有过躲进电冰箱的念头,但是电冰箱太小了,根本装不下他的身体。他在电冰箱旁边靠着墙壁蹲了下来,身体蜷缩成了一团。他打开皮包取出了那个装满病毒玻片的炸弹,他打开管子的一端,拉出了起爆器的引线。只要他把这些电线绞在一起,炸弹就会爆炸,他也会立即毙命,不过这些病毒却不会被炸死,可以传播到外面。埃塞克斯大街地铁站里面有一个大面积的废弃区域,那里以前曾经是一个有轨电车站。警察们已经完成了站台的搜捕,准备进入电车站进行搜查。就在此时,“至深行动”小组也赶到了那里,队员们同一些警察交流了一些意见。科普似乎从地铁中蒸发了。“他可能已经到达了那座桥,”一名警官说道,“除此之外,他也有可能进入了电车区域。”此时科普正在暗自考虑:“如果那些FBI都穿着防护服,那我在这里引爆炸弹也没有什么意义。”“你们没有穿防护服,你们的人后退。”维兹对警察们说道。由于FBI没有带手电筒,而警察们都带了,所以他们就向警察们借来了手电筒,就开始了对电车区域的搜查,手电筒发出的光柱在电车区域内不断晃动着。威尔、奥斯汀和马克站在靠近BJ1隧道附近的铁轨上原地未动,他们没有手电筒,由于他们穿着全身防护服,头上还戴着透明的防护帽,因此很难听到外面的声音,但是威尔还是听到身后有一点动静,他迅速转身,发现身后是一些堆满垃圾的废弃房间,还看到一些鼓风机和一个看起来像黑色冰箱的东西。刚才听到的声音似乎是从冰箱后面发出的。威尔拔出手枪,绕着冰箱走了一圈,那里什么也没有,他环顾一下四周,又低头看看地上的尘土,是黑色的地铁灰尘,在电冰箱的一侧,他发现了一处新的痕迹,紧接着他又发现了血迹,是几滴鲜血。他打开腰包取出了伯因生物传感器和拭子,用拭子取了一点血液样本放到了传感器的进样口,仪器发出了报警声,屏幕上显示出“眼镜蛇病毒”这几个字。威尔对着耳麦冷静地说道:“各单位注意了,这里有紧急情况,我是威尔,我们找到他了,他就在附近!注意了!”一片恐怖的寂静似乎降临到了他的头上,这里是一个死亡区域。“马萨乔!马萨乔!听到我讲话了吗!”他小声说道,“有人听到我说话了吗,我们正在跟踪科普!”威尔听到了马萨乔的断断续续的声音,他不明白马萨乔在说些什么。“马萨乔!请回答!”威尔在说话的同时缓慢转动身体,想看看黑暗之中有什么东西,他转向奥斯汀和马克说道:“请马上躺到地面上。”,他向前前进着,身体靠着一些机器缓慢移动着,“科普博士!科普博士!请你马上出来投降!你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那里没有任何回音。不过他在那些机器的另一端发现了一个敞开的入口,该入口通向一个堆满垃圾的黑暗区域。一些无家可归的人们曾经在那里住过。威尔沿着昏暗的墙壁向前移动着,很吃力地从垃圾堆中穿过,并作好了防备袭击的准备。他来到了墙壁上的一处开口,这是一个小隧道,大约有3英尺高,里面装满了电缆。威尔考虑下一步怎么做,他可以听到耳机中一些断断续续的谈话。“马萨乔!马萨乔!维兹!”他喊道。可惜没有用,没有任何回音。他可以进入隧道吗?他带了一把迷你手电筒,可是这种手电筒并不适合这种夜间行动,不过他还是打开了手电筒,由于担心手电筒的亮光会引来袭击,他就作好了藏身的准备。情况一切正常,他用手电朝着隧道照去。他大喊道:“马克!奥斯汀!回去把维兹叫来,这里有一个隧道。”他弯着腰进了隧道,用手电筒照着这些电缆,隧道笔直地向前延伸,他猫着腰迅速前进,脑子里还不停地思考着眼前的问题。科普是迷路了,还是知道这里有一个出口?他想知道炸弹的爆炸是否会导致隧道的坍塌,现在看来非常明显的是科普刚才前进的目的地是威廉斯堡大桥,不过他的那条逃跑路线被警方切断了。他一直想跑到露天的地方把炸弹引爆。当威尔发现后面有人跟踪自己的时候,他也不清楚自己已经在隧道里面走了多远,他停了下来,原来是奥斯汀在他的身后,他转过身面对她说道:“你既没有枪又没有手电筒,你来干什么?”“继续走吧!”她说道。“你可真是一个累赘。”“走吧,要么把你的手电筒给我。”“马克去哪里了?”“他回去找维兹了。”威尔也就没有再说什么,继续快速前进,他对奥斯汀的行为非常生气其实主要还是生自己的气,他觉得科普的逃跑自己负有一定的责任。如果许多人因此而死亡的话……算了,现在不想这些了,抓紧时间抓捕科普吧。威尔和奥斯汀沿着隧道继续前进,有时候他们不得不在里面爬行前进,这些电缆都是带电的,毫无疑问,如果他们碰到漏电的地方,他们肯定会被电死。这些电缆带电的惟一好处可能就是先把科普电死。威尔注意到了一个麻烦,那就是他的手电筒的光变得越来越微弱,光束变成了黄色。这条电缆隧道从埃塞克斯—地兰士大街地铁站出发向西南方向延伸,通过下东区地下,前往市区。威尔和奥斯汀先后通过了两处90度的转弯,这个隧道经过了好几处街区:布鲁姆街、拉德洛街和格兰街等。威尔和奥斯汀来到了隧道的一个交叉口——现在有三条路线,一条隧道变成三条隧道。他们停了下来,走哪条呢?威尔跪在隧道内用手电筒在地面上寻找血液痕迹,没有发现血液痕迹,他发现右手侧岔道的地面上有一滩污水,这滩污水刚被人践踏过,科普走的可能是这条隧道。威尔此时已经迷失了方向,已经丧失了方向感,因此他也不清楚自己和奥斯汀现在究竟在朝着哪个方向前进。实际上,他们已经进入了中国城的地下区域。隧道现在变得非常狭窄,只能容许爬行通过,这使得每前进一步都很困难,威尔跪在地面上开始从电缆上面爬行,这些电缆感觉到有一丝温暖,并且他还感觉到电缆在振动。在爬行的过程中,他通过耳麦和奥斯汀谈话。“奥斯汀博士,你现在停下来好吗?仅仅呆在原地不动就行,你现在这么做会伤害你自己的。”她没有回答。他们在隧道里面也不知道究竟爬行了多远之后前面一个钢板挡住了去路,这是一个小门,他用戴着手套的手指轻轻敲了敲钢板,钢板发出了吱吱的响声并开始移动。“那是什么?”奥斯汀在他身后说道,“移动一下你的脚。”“我的脚无法移动,你赶快趴下,这里有可能会发生交火”。他准备好自己的手枪,轻轻推开钢板,钢板开了,发出了吱吱嘎嘎的响声,响声持续了很久,一会儿远处传来了响声的回音,之后就是一片死寂,钢板后面隐隐约约是一片漆黑的广阔空间,威尔用手电筒朝里面照射了一下。那是一个空旷的地下隧道。我们到底是在哪里?威尔心中暗想。这里是城市的哪个地方?他的手电筒的光束已经非常微弱,光线照射的距离很近,隧道似乎非常深远,远处一片漆黑。这是一个双线隧道,隧道中间有一行混凝土柱子,隧道墙壁中伸出的钢筋缠绕在一起好像黑色荆棘,在隧道墙壁上距地面大约10英尺处有一个开口。科普有一个手电筒,不过他不想使用它,因为他担心灯光会把追兵引来。他不时地打开手电然后再马上关闭,不过大多数情况下他是靠手触摸着墙壁来辨路的。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里。他到达开口处时打开手电筒朝四周照了一下,他跳进了大隧道内,手中抓着那个皮包,并试图保护里面的东西不受损坏。他重重地落到了混凝土地板上,此时听到包中传出了一个不祥的声音——是东西破裂的声音,其中一个大玻璃管子已经破裂了,真是太糟糕了,最好把它扔在这里。他检查了定时器是否还在正常运行,之后把那个玻璃管子放置到了阴暗角落的一个柱子旁边,这个管子里面除了有爆炸物之外还有435个六边形病毒玻片。之后他继续沿着隧道前进,时而开一下手电,身上的皮包的重量比刚才轻了一些,不过里面还有一个大炸弹、一些榴弹和一把手枪。隧道向上倾斜并微微向右转向。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地,他想尽快走出隧道到外面的开阔地带,这是一个平静的夜晚,几乎没有一丝风,简直就是释放病毒的天赐良机。这段隧道是中国城和下东区下面的尚未未完工的地铁的延伸部分,纽约市有许多修建了半截的地铁工程,这里只是其中的一小段,这段隧道是尚未完工的第二大街地铁线的一部分。威尔把身体探出那个开口向里面张望,他所看到的像一个地铁隧道,不过里面却没有列车轨道,地板是平坦的混凝土地面。威尔用手扒着开口的边缘,身体挂在墙上,之后松开双手落到了地板上,奥斯汀跟在他的身后也跳了下去。他说道:“我要发布命令了,我现在是这里的行动主管。”她从他身边走了过去。这段未完工的地铁隧道从北向南穿过中国城的地下,它的终点是横跨东河的曼哈顿大桥。在他们沿着隧道前进的过程中,威尔不停地用手电筒照射四周,并紧握手中的枪,这条隧道中间似乎没有出口。威尔又试了一次无线电:“马萨乔?维兹?你们在吗?”隧道内仍旧没有无线电信号,他们继续前进,威尔拿着手电筒检查柱子周围的情况,后来他们发现了一架通向开口处的金属楼梯。现在的问题是科普是沿着楼梯上去了呢还是沿着隧道继续走下去了呢?他们沿着隧道继续前进,直至隧道终止到一堵混凝土墙壁跟前,第二大街地铁隧道的建设在几年前就在这里停止了。这是一个死胡同,这里没有别的出口,科普一定是上了楼梯,他们匆忙赶了回去,已经失去了许多宝贵时间,不过当他们到达楼梯时,威尔有点犹豫不决。“要么和我一起行动,要么你把枪给我。”奥斯汀平静地对他说道。“你说的简直就是废话!我现在非常恐惧,奥斯汀,你也应该感到恐惧,他手里有生物炸弹和武器。”他爬上了楼梯之后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空荡荡的房间,房间四周有许多黑暗的出口。指挥中心的马萨乔开始意识到眼前局势的严峻,已经很难与“至深行动”小组取得联系。维兹和马克报告说行动小组已经走散,科普消失在了埃塞克斯大街地铁站的隧道内,警察们从隧道内上了威廉斯堡大桥并对大桥进行了彻底搜查,这个行动耽误了许多时间。现在看来科普还在地铁隧道内,他已经消失在了一段电缆隧道内,威尔和奥斯汀在他身后尾随着。由于在大桥上搜查耽误了一些时间,维兹和突击队员现在才进入电缆隧道内,他们一进入隧道就和外界失去了无线电联系,马萨乔现在已经与所有的行动队员失去了联系。“马克在哪里?”他通过无线电问一名探员。“马克和维兹已经进入隧道内了。”“什么?我的天!整个行动小组都进入那个隧道内了!”马萨乔大喊道,“组织人员马上进入隧道寻找他们!”马萨乔与爱迪生公司的工程师和地铁系统控制人员进行了电话联系,向他们了解了那条隧道的信息,那条隧道通向哪里?他们告诉他这条隧道终止在第二大街地铁线。“什么第二大街地铁线?”马萨乔叫道,“你们当我是傻瓜啊?我在纽约生活了这么多年,从未听说过有这个地铁线,根本就没有!”可是的确有,这些地铁控制人员坚持说道,那是一条空隧道。“啊!狗屁,一条空隧道!”他转过身对身后的人员说道,“赶快派出我们的人质解救小组,天啊!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呢?”地铁控制人员告诉马萨乔进入第二大街地铁隧道的最好的入口是中国城的曼哈顿大桥底部的一个开口。威尔必须决定自己走哪个门口,他试图想像科普会选择哪个,科普一直渴望尽快走出隧道,他肯定会选择通向大街的门口。威尔尝试了所有的门,在其中一个门的后面他发现了一架金属楼梯,威尔沿着楼梯爬了上去,奥斯汀在身后跟着,他们进入了另外一个房间,房间的另外一端有一个黑洞洞的门口。当时他听到门口处传来了一个声音——一种金属发出的叮当声,一个灯光时亮时灭。他马上趴到了地板上,并把奥斯汀也拉了下来,同时熄灭了手电筒,他在黑暗中向前爬行,他听到了嘀嘀咕咕的咒骂声,他手里拿着枪,慢慢从地板上爬过,他担心自己会死掉,说实话,他担心奥斯汀也会丧命。他现在已经到达了那个黑洞洞的门口,可以听到并能感觉到奥斯汀在自己身后移动。他非常生气以至于他都想回头骂她。让她受到中弹的处罚一点都不为过,可是他自己又无法接受她中弹的这种想法。他把身体靠在门的旁边,用门作为掩护,用手电筒快速扫了一下刚才发出声音的地方。手电筒照射后发现这是一个非常深的房间,房间的地板比门口处低了大约20英尺,这间屋子看来是用作空气循环的,屋子里没有任何人,不过地板上放着一把已经关闭的手电筒。科普的手电筒跌落了下来!这就是发出叮当声和咒骂声的原因。房间的内壁有许多小的开口——通气孔,可以从墙壁上的梯子爬进这些孔。很显然科普不久前爬上了其中某个梯子,刚才听到的金属的撞击声就是他爬梯子时发出的,而且他在爬梯子时手电筒跌落了下来。他肯定是钻进了其中一个通气孔内,这里有六个孔,他会钻进哪个呢?“科普博士!科普博士!你已经被包围了,赶快投降吧!”他大喊道。我想自己还是得爬上去看看。他手里拿着枪,沿着一个梯子爬进了房间内,他打算爬遍所有的梯子,以便检查所有的通气孔,因为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了。可是如果科普已经离开这里,那么他的一切行动都是徒劳了。他沿着梯子下到了房间的底部,站在地板上盯着墙壁上的梯子和通气孔,防护服内身体汗如雨下,他还作好了随时防备科普开枪袭击的准备。他此时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脆弱,开始回想自己所做的一些蠢事,如果换成维兹他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他正准备前去捡起科普的手电筒时,耳机内突然响起了奥斯汀的声音:“威尔!当心!”就在这一瞬间,他看到一个塑料物体朝自己飞来,它是从一个开口处扔出的,从他身旁飞过,落在了他的脚旁之后向前方滚动一段距离停到了一个梯子下面,上面有一个红灯在闪烁。是手榴弹,现在他已经没有时间爬上梯子逃离房间了,手榴弹马上就要在这个房间内爆炸。他听到了奥斯汀的尖叫声。他拾起手榴弹朝着一个通气孔扔去,手榴弹划了一道椭圆形弧线飞进了通气孔内,他听到了手榴弹落在地上的声音。事情并没有完全解决,他仍然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因为手榴弹在通气孔中爆炸后,里面的病毒还会扩散到这个房间内。他跳到一个梯子上迅速地向上爬,如同一只正在遭受来势汹汹的大黄蜂追赶急于逃命的黑猩猩,在攀爬的过程中他的枪从手中脱落下来。他试图爬进一个通气孔寻找掩护,爬进通气孔后他马上蜷缩成一团伏在了地上。“轰”一声手榴弹爆炸了,房间内一片火光,爆炸的冲击波非常大,他觉得好像有一只大手在扯自己的防护服,紧接着听到了嘎吱嘎吱的响声,他所在隧道天花板上的一块混凝土从上面掉了下来,把他压在了下面。此时房间内是一片漆黑,他躺在地板上,脑袋在通气孔中,两耳内好像有一个飞机引擎在运行一样不停地嗡嗡作响。“有人吗?”他喊道。房间内没有人回答。“奥斯汀?”他认为手榴弹里面肯定有眼镜蛇病毒晶体。他大喊道:“我们周围有大量的病毒!我想我们周围已经被病毒污染了!”还是没有人回答。他想自己的防护服是不是已经破了,他尤其担心身上的空气过滤器和头罩是否已经破裂。肺部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如果病毒从肺部进入身体,人体极易受到感染。他紧紧地靠着隧道的墙壁,吃力地把手举起来放到柔软的头罩上,然后用手摸了一圈,看来情况还不错,风扇还在转动。房间内此时几乎一片漆黑,但也不是完全黑暗。光线从哪里来的啊?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下面压着那把迷你手电筒,他把手伸到身体下面把手电筒拉了出来,通过手电筒的光线他发现耳麦已经从头上掉了下来,耳麦在头罩内挂在他的脸前,他对麦克风喊道:“奥斯汀?你在这里吗?”他等了一会,没有回音,又喊道,“喂,收到请讲话。”耳机内只有嘶嘶的电流声。奥斯汀看到了威尔把手榴弹扔进了通气孔以及他爬上梯子钻进另外一个通气孔躲避爆炸的过程。接着她也退到了门口的后面,以躲避爆炸的冲击波。她看到了爆炸的火光,但是没有听到声音。爆炸的火光很快就熄灭了,她现在躺在一片漆黑之中,他们惟一的手电筒在威尔那里。“威尔?威尔,你在那里吗?”她冲着耳麦呼喊,耳机中传来的只有白噪声,现在听到的声音只有她头部血液流动的声音和微弱的呼吸声。她不希望威尔遇到麻烦,她真的不希望威尔遇到麻烦。“威尔!”她尖叫道,“请回答,威尔!威尔!”仍然是没有任何回音。她突然想到:我在这里发出这么大的声音,如果科普在附近的话,他会听到我的。如果她有能力的话,她早就从梯子爬下去帮助威尔去了,她把手朝周围摸索了一下,抓住那个进入房间的梯子,梯子从她手中脱落了,并且偏离了墙壁,倾斜的非常厉害,看来手榴弹爆炸的冲击波对梯子的损坏不轻,已经把梯子震断了。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道路可以下去了,如果科普还有手电筒的话,自己的处境会更糟糕,值得庆幸的是他现在没有手电筒了。现在怎么办?她可以呆在原地不动——继续躺在地板上,等待着救援人员的到来,也可以试着返回到主隧道内,救援人员很快就会赶到那里。她选择了第二个方案。她在漆黑中站了起来,试图回忆起来时的道路,她开始回想他们进来时的路线,在黑暗之中她的双手在面前划来划去,她触到了一个梯子,对了,我们就是通过这个梯子来到这里的,她又对着无线电轻轻地喊道:“威尔?你现在还好吗?请回答,威尔,你能听到我吗?”她慢慢地沿着梯子走了下去,完全靠触觉来判断路线。她已经到了一个屋子内,现在该往哪里走?阿里阿德涅(译者注:阿里阿德涅是米诺斯和帕西法尔的女儿,曾给特修斯一个线团,帮助他走出米诺陶洛斯的迷宫)用线团给别人指路,而奥斯汀只有靠自己的记忆力来给自己指路了。她开始在黑暗之中沿着隧道的墙壁摸索前进。奥斯汀正在摸着墙壁前进的时候手碰到了一些织物,之后她摸到了他的手臂,是科普,现在他们之间只有咫尺之遥,他在背靠着墙壁等待她的到来。他连开两枪,枪口发出的火光照亮了他们两人,他们两个都呆在了那里,看起来好像是在闪光灯下两只无所适从的动物,两发子弹都擦着她的皮肤从胳膊下面穿过。她吓得尖叫了一声,马上跑到了房间的那头,之后跳过了门口进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她突然翻了一个跟头跌倒在地,倒在了进入主隧道的金属楼梯上,这个跟头让她疼得不停地喘气,她站了起来继续向前跑,又撞到了一些东西。她此时发现自己仰面朝天躺在一片黑暗之中,心中的恐惧使她不由得哭泣起来。全身到处是伤痕,她想自己是不是哪地方骨折了,算了,别想了,别哭了,她翻身站立起来,现在必须马上离开这里。此时周围依旧是一片漆黑,不过她确信自己已经回到了主隧道内,她向一侧移动,之后靠着一个感觉像墙壁的东西蹲了下来,她拼命地试图控制自己的呼吸,从楼梯上跌落下来使她现在感到浑身疼痛。她是不能发出声音的,一旦他听到声音他就会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开枪。不过他可能现在正在想法逃离隧道,或许已经离开,他没有手电筒。她仔细听了听,什么也没有听到,由于头戴防护罩并且防护罩的风扇还发出微微的嗡嗡声,因此她的听力大大受到了限制。她在黑暗之中等待着,同时尽力去听周围的动静。尽管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她的眼睛还是一直地盯着前面,这使视神经都疲劳了,因此她感到眼前金星闪动。她听到了一些动静——金属发出的咔哒声,之后声音消失了,一会儿她又听到了刮擦声,她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等待着周围形势的发展,并尽可能避免防护服发出声音,不过对于头罩风扇发出的嗡嗡声她却无能为力。好长一段时间过去了,她的肌肉都僵硬并且感觉到酸痛了,由于在防护服内,所以她听不到周围的任何声音,为了能更好地听到周围的动静,她真想扯开头罩,但是科普引爆的手榴弹可能已经将隧道内引入了大量的病毒,她还是不能那么做。突然,她注意到了一小束光,光照射到墙壁上后形成了一个小圆点。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只是发现圆点在快速移动,似乎是在墙壁和柱子之间跳动,它像一只红色的萤火虫在空中飞跃,她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从哪里来的,似乎是从天而降,和周围的东西没有任何联系。它在寻找她。那是一个激光瞄准器。她几乎要发出尖叫声,马上蹲伏了下来。这个红色光束继续不断地跳动着,她无法看到科普,但是她知道他一定站在门口处阶梯的最上面,用激光瞄准器在隧道内寻找自己。这个圆点离开了隧道,之后又返回到了隧道内,不过出现在隧道另一侧的墙壁上。“我可以听到你的衣服发出的嗡嗡声。”他说道,他的话音非常冷静,声音很温和并且声调很高,不过听起来有点模糊,好像嘴里含满了食物似的。“我不能准确听出你的位置,我有耳鸣。”那个红色的圆点在地板上跳动着。“它最终还是能找到你的。”他说道。这个红色圆点跳过柱子之后转变方向朝她移动过来,很快就照到了她的衣服上。她尖叫了一声躲到了旁边,紧接着他就开枪了,枪声在隧道内令人震耳欲聋,一道火光伴随着枪声从枪口迸出。她发现两个柱子之间有一个出口,她悄悄滚过了出口,之后站起来就朝着漆黑之中跑去,那个红点继续不断跳动着去寻找她,她停下来蹲伏在地板上,手指放在地板上,好像一名赛跑运动员在等待发令枪的信号的姿势,作好了随时跳跃的准备。突然他的声音从黑暗中传了出来,回声荡漾在隧道内:“我现在没有戴防毒面具”,声音大约是从她右方40英尺处传来的,“所以我的听力要比你好多了。”她听到耳机内传来了威尔的声音:“喂!这儿有人吗?”他还活着,她心中暗想道。“哦,原来是你的无线电。”科普说道。她把手伸到头上把耳麦的电线拔了下来,试图保持寂静。“我的枪装的弹头是空的,每一个弹头都装了一片病毒玻片,现在方舟生物科技公司也在出售这种技术,我已经从公司里面得到了这个技术。”他的脚踩在金属楼梯上发出了叮当的响声,“你不会明白我的所作所为的,我没有打算杀死很多的人,只是打算杀死一些。”马萨乔在联邦大楼内的指挥中心同地铁系统控制人员进行交谈。“你们不是已经在那个复杂的隧道内安装了照明设备吗?好,那就把那些该死的电灯打开啊!我们的人还在隧道内呢!什么?什么变压器?变压器怎么了?”她在黑暗之中可以感觉到那把枪正在向自己靠近,他是靠听她头罩上面风扇的声音来判断她的位置的。她全身绷紧作好逃跑的准备,她此时深刻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是如此的虚弱,生命是如此的脆弱,感觉到自己柔弱的内心好像是包在了一层脆弱的玻璃里面,随时都有可能被打碎。突然,随着嗡嗡的响声,隧道内出现了许多照明光管,整个隧道此时如同白昼。他拿着手枪站在地板上,脸上的汗珠闪闪发光,鼻孔中流出的液体把下巴都弄湿了,嘴唇上沾满了鲜血,眼镜片上也溅上了一些血点。他已经开始咀嚼自己的嘴唇了,他扣动了扳机,子弹击中了混凝土墙壁,她马上快速跑开了,这些电灯又熄灭了。在黑暗之中她以最快速度径直地向隧道的那个死胡同跑去。突然,她感觉所有的东西都爆炸了,眼前看到了紫色的闪光,之后她平躺到了地板上,毫无疑问的是她被东西碰到了,她被一块混凝土绊倒了,她呆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威尔一直在对着耳麦呼救,可是总是没有回音,他就以为是自己的无线电已经坏了。他趴在一个低矮的水平隧道内,这条隧道本来就很难容纳下人的身体,更别说身着厚厚的防护服的人了,隧道直直地通向一片黑暗之中,隧道大约有18英寸高2.5英尺宽,他在里面不能翻身,隧道上面掉下来的一大块混凝土挡住了他的脚的移动,他没有办法,只得从矮设备层中爬过,他现在开始第一次感觉到被关起来的恐怖。如果他一直呆在这里不动,一会儿隧道内的氧气就不足了,所以他必须尽快爬出去,爬行的过程中他还不忘呼叫一下无线电。把胸前的防弹衣取下来可以给自己腾出一些活动空间,他试了试,发现可以把维可牢带子打开,但是由于胳膊无法转动,还是无法把防弹衣脱下来。他到达了隧道的尽头。“哦!不要。”他说道,现在他不得不返回。不过当他到达尽头后,他的手指感觉触到了一个类似边缘或拐角的东西,那是一个向下的竖井,隧道垂直向下进入了一片漆黑之中,他把头伸到竖井的边缘用手电筒向下照了一下,竖井大约有20英尺深,底部是平坦的地板,又是一个死胡同,眼睛盯着那个隧道使他感觉到有点难受,现在怎么办?我还得回去,回到隧道堵塞的地方等待援助吧!他试图往后退,此时发现后退比前进更困难。他灵机一动想到,这可能是一个转身的好时机,那样的话就可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了,或许还可以在堵塞处大喊,没准周围的人就能听到我呢。似乎那个竖井和这条水平隧道的相交处可以给他提供一个转身的空间,他在拐角处扭动着身体试图转过来,尝试了他所能想到的每一个姿势,他面对着那个竖井的入口,肩膀不停地变换着各种姿势。“这是一个解不开的数学难题。”他抱怨说道。现在的问题就是这个该死的防弹衣,他又尝试脱下身上的防弹衣,此时一场灾难发生了。他从竖井中滑了下来,头部朝下沿着这个20英尺深的竖井就落了下来,到了竖井的底部时他的头重重地击在地板上,这一下子几乎把他的脖子给折断了,身体被竖直地夹在了竖井内,胳膊卡在了身体两侧,手电筒在下落的过程中也丢失了,所以此时竖井内一片漆黑,他就这么头朝下夹在那里,没有光线没有空气,退回来更是不可能。他耳朵内响着他自己讨饶的声音,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慌像持续不断的电休克一样时时烦扰着他,由于内心的恐惧,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尖叫,他奋力挣扎,企图摆脱竖井的束缚,试图向后退出,不过由于他面朝下被紧紧卡在了竖井的底部,肺部得不到充足的氧气,他根本没有力气从里面退出来,他在里面扭动着身体,不停地呻吟着、尖叫着,还不住地用脚踢着隧道。威尔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屏住了呼吸,他屏了很长时间,之后长出了一口气,呼出了肺部所有的空气。他又屏住了一次呼吸,他想让自己昏死过去算了,这样就不必忍受眼前的折磨了。他没有能够昏死过去,这说明隧道内的空气足够让他在这里生存下去。会在这里呆上一个星期吗?别想这些了。我得放松一下,都是一个快要死的人了,如果我马上就要死的话,我也得静静地死去。想想别的事情吧,禅宗说的什么来着?智者即使进入地狱也可以活得舒舒服服,别提地狱了,想想加州吧,想想加州最美的海滩,最美的海滩应该是马里布海滩,不,拉古拿海滩的那些小的雕刻石窟应该是最美的,他幻想着自己现在躺在拉古拿海滩的温暖的沙滩上,面前吹拂着充满咸味的海风,耳畔响着海鸥的鸣叫声和海浪拍打海岸的哗哗的巨响,太阳已经落下太平洋……那么好的机会都给浪费掉了……你这个讨厌鬼,如果这回能活着走出隧道的话,你真的应该约她出去,为自由而奋斗吧,看来这里的空气真的是快要耗尽了,要不然我怎么会在这里做白日梦呢。他感觉到自己的面颊下面压着一个东西,感觉好像是那把迷你手电筒,不过是关着的,他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腾出一只手伸到胸前,拿到手电筒后把它打开了。隧道内有了一丝光明,这又让他看到了一点希望。他左右扭动了一下脖子,他可以看到眼前几英寸远处的裸露的混凝土墙壁,他满脸通红,脸上沾满了汗水,由于倒挂在隧道内,所以面部充满了血液。他发现头部的后面有一个黑糊糊的开口,的确是一个出口,他此时感到非常震惊。他尽可能地转过头看,那是一条通向黑暗的狭窄的隧道。他把手电筒伸进隧道内,他要想方设法了解一下这条隧道内的情况。紧接着他又受到了一次震惊。他看到隧道地板的梯子旁边垂直放置着一个巨大的玻璃管,玻璃管内装满了六边形的病毒玻片,这是科普的生物炸弹。玻璃管距他的头部仅有几英尺之遥,里面的病毒玻片足以使整个纽约市的空气中充满病毒。他必须想办法把它拆除,上面肯定有一个定时器。因为他现在还倒挂在隧道内,所以把这个想法实施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他转动身体,使劲地蜷缩,扭转腰部,他设法缓慢转动身体,虽然还是倒挂在里面,不过总算转动到面对着炸弹的方向了,他扭动一下肩膀,终于可以把一只手伸进那个隧道内了,他想试图用手指把炸弹拉到自己身边,那样他就可以对它进行拆除操作了,他把手朝着玻璃管伸去……可惜离他太远了,他把手臂完全伸展开后手指距玻璃管还有3英尺远。他把手伸到腰部,发现自己的工具包还在那里,就打开工具包取出了莱泽蔓工具钳,他打算用钳子去抓那个东西。不!一点可能都没有,我距那个玩意有3英尺远,至少得需要一个长3英尺的工具才行。此时3英尺的距离对他来说似乎有3光年那么遥远。在他腰间还有一个袋子,他一直用这个袋子装自己的迷你手电筒和铅笔套,他腾出一只手打开了袋子,那个铅笔套从里面掉了出来,铅笔套里面的一些零散东西也都散落下来,他自言自语道:智者在地狱里也能搞发明。他朝下面看了看从铅笔套里面掉出的东西,他用手指头在四周的墙壁上轻轻敲了敲,心中暗自盘算并大声说道:“自动铅笔、装铅笔芯的小盒子、花生或葡萄干,我的飞梭太空笔可以在完全失重的情况下写字,另外一个拭子、一段包裹着铅笔头的胶带、波士顿红人比赛门票的票尾,还有半个奥利奥甜饼。”只有傻子参加联邦的反恐行动时才不会随身携带胶带。“自己动手做一个粘性探测器。”他大声说道。他用一只手进行操作,扭着脖子看着忙着的那只手,从铅笔头上扯下了一段胶带,然后用胶带将手边的东西粘在一起,希望能做一根长棍,由于手上戴着防护手套,所以手很不灵便,他考虑着把手套脱下来,但是想到周围空气中这么多的病毒,也只好作罢。他开始用一只手去扯铅笔头上面的胶带,扯下来之后将自动铅笔、飞梭太空笔和铅笔芯头尾相连粘在了一起,接着他又把拭子的包装拆开,用胶带将一根根的拭子头尾相接粘在了一起,之后把粘在一起的拭子粘在了铅笔芯的顶端,这样他就做成了一根长探子,探子的末端由三根医疗拭子连接组成,因此末端比较轻盈但是也很脆弱,这些拭子不停地左右摇动着,虽然不太稳定,但是毕竟还是增加了探子的长度,他把一小段胶带团成了一个小球粘在了末端的拭子上,又用了一段胶带将它们牢牢地粘在了一起,现在他手中的胶带差不多已经用光了。他用铅笔套中的垃圾做成了一只标准的加州工学院式粘性探测器,探测器大约有两英尺长,这类探测器常用于取出掉进高科技仪器内部的螺母、垫圈以及其他零部件。他用莱泽蔓工具钳夹住探测器——这样又可以增加一点长度,他朝着炸弹伸去,还是不行,大概还差5英寸。“可恶!该死!”他咒骂道。再想想,动动自己的脑子想想。“笨蛋!还有手电筒呢!”他脱口骂道,他把手电筒粘到了探测器的末端,然后用钳子夹着手电筒,之后伸出了手臂,那个胶带球接触到了炸弹,他让小球在那里停留了一会,目的是想让胶带能够粘住圆筒的玻璃外壁,接着他向后拉,圆筒摇晃了两下之后倒在了地板上。圆筒倒在混凝土地板上后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玻璃外壁碎了,里面的病毒晶体散落了一地,病毒晶体在手电筒的灯光照射下隐约像火蛋白石。“太好了!”他说道,弹头里面的病毒已经撒到了地上,这样他就可以接近引爆器了。他现在可以看到在一堆病毒晶体的中间有许多炸药,炸药中有一个起爆雷管,雷管看起来像是由一个芯片定时器来引爆的,他没有看到定时器在哪里。好家伙,这个行动也太夸张了,一个对炸弹毫无所知的门外汉却不得不肩负如此重要的任务。就在那时,他听到了一个声响,紧接眼前出现了一个东西,原来是一只猫,它正蜷着身子向病毒玻片靠近,看起来它是打算去吃那些东西的。“滚开!你这只蠢猫!”那只猫盯着他,没有流露出一丝恐惧的样子。他找到那片奥利奥甜饼给它推了过去:“吃这个吧!”这只猫衔起甜饼后摇摇摆摆地走开了。现在该拆除这个炸弹了,他可以看到芯片定时器,那是一种实验室用的定时器,并不像是厨房电子定时器,他把探测器的末端伸向定时器,定时器粘到了探测器上,太好了,他轻轻地往回拉探测器,定时器和起爆雷管也跟着慢慢地滑了过来。他用手拿起定时器,啊!他感叹道。他把定时器翻过来看了看背面的数字。这些数字还在走动,现在的显示是:00.00.02。“哎哟!”他尖叫道,紧接着他把起爆雷管拿起来扔进了隧道下面。谢天谢地!起爆雷管在下面的隧道内爆炸了。不知那只猫是否还活着,他心中暗想道。在他旁边还有一堆病毒玻片,不过还好,是在隧道内,没有露天,还是可以收拾的,需要对这里进行一次生物无害化清扫,虽然比较麻烦,不过还是可以控制病毒的扩散的。现在我得想办法怎么活着出去了。他不得不在竖井内转动身体,所以他就移动了一下臀部,竖井内的身体塞得更紧了,他扭转身体,试图身体再往下缩一点,接着他尽可能地转动头部,以便能更好地看清楚拐角隧道内的情况,隧道内充满了病毒晶体,他深吸了一口气,并宽了宽衣服,头罩上的风扇还在嗡嗡地叫着,看来防护服还正常工作——他也希望如此,他此时朝着拐角处前进了一点,他靠着背部在地板上的滑动向前移动。“好极了!”他靠着背部的滑动从这个水平隧道钻了出来,他站了起来,脚下就是病毒晶体,他用手电筒仔细检查了一下防护服,没有发现任何孔洞或裂缝,头罩内的气压还保持在正常值,看来空气过滤器还在正常工作,他希望防护服上没有任何的裂缝,皮肤也没有任何划伤,他在想自己现在可能就是一具行走的尸体。那里有一架梯子,很明显科普把炸弹放到这里后就是从这架梯子爬下去离开这里的,这里还有一个水平的隧道,不知道通向哪里。就在此时,他听到了从隧道下面传来的两声微弱的枪声,发生什么了?那是一条低矮的隧道,他赶快钻了进去,沿着隧道前进,前进一段距离之后发现块胶合板挡住了去路,他用手推了一下胶合板,胶合板砰的一声掉进了一个黑暗的空旷空间内。“里面有人吗?”他问道,并用手电筒朝里面照射,看到了一个移动的柱状物。“奥斯汀?”突然一道红光照射在他的前胸上,这是什么东西?他紧接着听到了奥斯汀的尖叫:“不要!”接着他耳朵内听到了一声轰鸣声,感觉到有个东西进入了自己的胸膛,并把他向后推出了一段距离,他此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心脏,他此时感觉到自己已经被击中了,可能是快要死掉了。奥斯汀躺在黑暗的地板上时听到了威尔的“里面有人吗?”这句话,同时她也看到了威尔的手电筒的亮光,他当时正在用手电筒调查自己周围的情况,她此时看到科普,蜷缩着身体躺在地板上,正在用颤抖的双手朝着亮光处瞄准,激光瞄准器的准星已经对准了威尔的身体。当科普朝着威尔开枪时,她听到了哎哟的叫声,手电筒掉到了地板上,在地板上滚动着,手电筒的光束在隧道内不停地转变方向,科普继续不停地开枪,并用瞄准器寻找目标。她尖叫着站了起来,迅速穿过隧道,扑到了科普身上,她的这一个突然袭击一下子让科普的身体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地板上,她猛烈地撕扯着他的衣服,并夺去了他的手枪,她瞥见了他的眼睛在手电筒的灯光照射下冷冷地闪光,她用手中的枪对着他的脸,接着把枪口伸进他的口中,一束红红的激光从他的口中反射了出来,她看到他的口腔内充满了水泡,此时他们的脸只有咫尺之遥。外面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声音,接着隧道内的电灯突然都亮了。她坐在科普的身体上,手中的枪口塞在他的口中。他的身体开始战栗,一只胳膊猛地伸了出来,而另一只同时蜷缩了起来,脖子拱了起来并开始左右摆动,这是典型的莱希?尼亨扭曲。在日光灯的照射下,他的样子看起来非常可怜。“你杀死了他。”她低声说道。她站了起来,手中的枪继续对着他的眼部,瞄准器的圆点在他的前额上不停地晃动着,她的手指渐渐开始绷紧。“不要……奥斯汀。”她转身看去,威尔此时站在她的身后,弯着腰,不停地大口喘着粗气。他的防弹衣上有两个弹孔,其他的都没有击中他,他手中拿着一些看起来好像是粘在一起的旧货物。“……逮捕……”他几乎都说不出话来了,这两颗子弹击中了他的胸部,使他无法呼吸。她摇了摇头。“你……权力。”威尔说道,眼睛盯着她,向她走了过去。她对科普说道:“你已经被捕了。”威尔费了很大劲站直了身体,咳嗽着说道:“需要……先指控——”“你被控犯有谋杀罪。”她说道。科普骂道:“你这个FBI的婊子。”“你再说一遍,先生,我是公共卫生医生。”他双目圆睁,呲着嘴,面目狰狞。她说的一些话可能触发了他的癫痫发作。他们的耳机中传来越来越大的话音,接着他们听到隧道内有一些声音,之后一群人冲进了第二大街地铁隧道内,是维兹和行动队员。几乎同时,由纽约警察组成的特别行动小组身着防毒面具从隧道在曼哈顿大桥处的开口通过梯子进入了隧道,可以听到皮鞋踏在钢栅栏上的声音和他们携带的武器的撞击声。当行动小组赶到现场后,他们看到嫌疑犯躺在地板上,似乎正在癫痫发作。威尔告诉他们隧道内可能已经被病毒污染,因为一颗手榴弹已经爆炸,并且爆炸区域还有许多病毒晶体。“马克在哪里?”威尔问道。“他在我们身后,威尔。”维兹说道。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马克的声音,他正在第二大街地铁隧道内向他们赶来,无线电中传来的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发颤,很难听懂他说的话,接着他们听到他的喊声:“趴下!快趴下!他还留下了一个炸弹——”一道闪光终止了他的话音。他们看到爆炸的冲击波从隧道内向他们扑来,是科普放在开口附近的柱子旁边的那个炸弹爆炸了,只有马克发现了这个炸弹,炸弹即将爆炸的时候他正设法通知大家。爆炸的冲击波把病毒玻片吹到了空气中形成了一层薄雾,这层薄雾在隧道内向前移动,从他们身上飘过之后就慢慢散去了,当时他们就见识了眼镜蛇病毒武器的厉害,隧道内充满了灰色的薄雾。爆炸的回声已经散去,隧道内剩下一片死寂。科普转过头盯着隧道内发生的一切。威尔跪在了地板上。奥斯汀跪在他旁边,她把手放在他的背上,她看到了他的眼泪滴在了面罩上。“撤!所有人都马上撤出隧道!”维兹大声喊道,“隧道内被病毒污染了!”他们从隧道在曼哈顿大桥桥墩处的出口撤出了隧道,隧道外面的中国城的查塔姆广场上聚集了许多应急灯。片刻之前,地下大约50英尺深处的一声爆炸声引起了救急小组的警惕,街道内停满了急救车辆,从车辆里面走出了许多身着防护服的人们,他们正在用手机通电话,他们是市长紧急情况处理办公室派来的协调人员,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不允许接近现场,整个现场被汞灯照射的如同白昼,空气中充满了手持无线电设备的通话声和头顶上六架直升飞机的轰鸣声,马萨乔已经通知了他所能想到的所有的紧急情况处理部门,并且他现在还在指挥中心呼叫所有的小组都赶往地铁隧道在曼哈顿大桥处的出口。纽约市的市民也得知了眼镜蛇事件的信息,一大早,成群的旁观者就被警察堵在了现场外面,布鲁克林的东方的天空出现了一丝曙光,此时已是黎明时分。曼哈顿大桥上没有车流——整个大桥都已经被封锁,并且下曼哈顿区的所有的地铁都停止了运行。在联邦大楼的指挥中心,在华盛顿的战略情报管理中心,人人都有这么一种感觉——就是局势依然十分危险,但是还可能在掌控之中。断断续续的报告接着传了进来,一个炸弹爆炸了,不过爆炸是在地下的一段废弃隧道内发生的,行动小组正在试图阻止带有病毒的灰尘扩散到隧道外面的空气中。这些报告是从不同的地方传进来的,有时报告的内容非常混乱,甚至会和前面的报告有矛盾的地方,不过事情还是逐渐地趋于明朗。马萨乔听着耳机中传来的声音,他问道:“他是干什么的?主犯已经被捕了吗?你确定吗?你真的确定吗?谁逮捕的他?”他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奥斯汀逮捕的?你在开玩笑吧?”威尔和奥斯汀踉踉跄跄地走在消防水管之间,她用一只胳膊放在他的腰间,几乎是支撑着他前进,他们两个仍旧穿着防护服,由于许多人都穿着防护服,大家彼此都不知道对方,因此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身着绿色防护服的消防队员进入了隧道内,他们正在通过无线电调动队伍。纽约市的消防队员开始在六个通气孔上面铺塑料防水油布,这些通气孔和第二大街地铁隧道是连通着的。有人认为有些病毒颗粒甚至现在就已经从那些通气孔中扩散了出来,救急小组的队员在铺设好防水油布的地方马上堆积了玻纤增强的棉垫,之后消防车朝着这些棉垫子喷洒了大量消毒水,整个棉垫都吸满了消毒水,从下面飘上来的病毒一接触到垫子马上就会被杀死。然后,消防部门的高效微粒空气过滤卡车开进了现场,他们将把隧道内的所有空气都抽出来通过这个卡车大小的过滤器。威尔和奥斯汀前往一辆停在灯光下的消防车,这辆车是用来对人员进行消毒的。“前进,威尔。”奥斯汀说道。他爬上了卡车,然后关闭了车门,他坐在一个消毒室内,喷头开始朝他身上喷洒化学消毒剂,全身喷洒一遍之后停止了喷洒,他脱去了防护服,把所有的装备包括头盔、过滤器、防护服和靴子等等都丢进了生物危险品处理袋内,他就全身赤裸站在消毒室内,然后开始用热水冲洗身体,第一遍用的是漂白剂水溶液,第二遍是用水和消毒香皂。至于他的肺部是否吸进病毒颗粒现在还无法判断,要等观察几天才能知道。他穿过一道门进入了卡车上的更衣室,那里的消防队员给了他一套蓝色运动服,上面写着“纽约消防”四个字。奥斯汀也走进了消防车内重复了上述同样的程序。科普已经被“至深行动”小组的人员带了上来。为了控制他咀嚼自己的嘴唇并防止他挥手打周围的人,他们在一间空房间内找到了一把椅子然后用尼龙绳把他绑在了里面,他们把他从曼哈顿大桥处的出口拉了上来,椅子放在了地面上,他们剪断捆绑的绳子之后把他转移到了一张盖尼式床上,在明亮的灯光照射下,他看起来神志还非常清醒,只是一言不发。一辆呼啸而来的救护车把他带到了华尔街直升机场,然后一架救伤直升机把他送到了州长岛,他到达岛上之后没有对联邦调查人员说任何话,四个小时之后他就死在了医疗管理中心。在行动之后的秘密报告中,专家们一致认为这次纽约市非常幸运。消防车整天在隧道内喷洒化学消毒剂并用水进行清洗,所有的通气孔上面都堆放着饱含消毒剂的棉垫。高效微粒空气过滤卡车(实际上就是带着轮子的真空吸尘器)同时也在把隧道内的空气抽出来进行过滤,病毒颗粒被过滤器滤掉后的空气重新排放到了空气中。最终,有14名纽约市民感染了眼镜蛇病毒,他们分散居住在城市周围的不同地方,这是难以避免的,消毒剂和空气过滤器也不能保证除去所有的病毒颗粒,一些漏网的病毒最终还是找到了合适的寄主。这14名病例主要分布在下东区和布鲁克林的威廉斯堡地区,甚至还有几名病例是女王区的,例如森林小丘的病例。这些病例的分布对疾病控制中心的流行病学调查来说简直是一个噩梦,几乎所有的人员都参加了对发生在隧道炸弹爆炸之后的这14名感染者的跟踪调查和数据统计上,所有的病人都被送往了州长岛进行治疗。在现场工作的5名消防队员也感染了病毒,他们当时主要在隧道通气孔附近工作,负责在通气孔上面铺设棉垫和玻纤,由于当时一片混乱,他们没有来得及佩戴防毒面具。紧急行动小组的人员有5名死亡——仅有5名,人们认为这几乎是不可思议的,许多专家曾经预测将会有大批紧急行动人员死于这个案件。桃乐茜?伊奇上尉,因被拉米雷斯咬伤而感染病毒,最后死于州长岛。在纽约市炸弹爆炸所引起的19名眼镜蛇病毒感染者中,有18名死亡,只有一名8岁的女孩幸免于难,但是病毒却引发了慢性莱希-尼亨综合症,最终导致永久性脑损伤。所有的病人都接受了抗痉挛的药物治疗,并进行了抗天花药物西多福韦尝试性治疗,不过所有的治疗方法都没有奏效。整个眼镜蛇事件中的感染者共有32例,这其中包括首例病例哈尔莫尼卡?曼、凯特和其他一些人,也包括科普在内。克莱没有被计入,虽然他死于格伦的病毒感染,但他并没有感染眼镜蛇病毒。马克被计入了行动失踪人员名单内。疾病控制中心和市卫生局的人员密切监视着与病毒感染者有过接触史的人们,美国公共卫生部发布命令对这些人群进行隔离,隔离地点选择在州长岛上的海岸警卫队宿舍。19世纪时,由于对大多数传染病没有有效的治疗办法,惟一的选择办法就是对病人进行隔离,虽然隔离是一种古老的办法,但是有时候却能有效的防止传染病的扩散。

  • 名称:埃塞克斯级航空母舰(Essex)
  • 建造时间: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
  • 服役时间:1970年
  • 现状:退役
  • 满排吨位:10000-50000吨

埃塞克斯级:啊啊啊!

编辑:孙源

埃塞克斯级

大凤级:我的炸弹来咯!(一大堆炸弹落到埃塞克斯级上)

技术数据

  • 编制:2,631人
  • 舰长:290.6米
  • 型宽:44.99米
  • 满载排水量:36,380吨
  • 续航距离:20000海里/15节 ;服役:15440海里/15节
  • 航速:33节

埃塞克斯级:我好疼!啊啊啊啊啊!我着火啦!我的3号机库爆炸啦!我的飞行甲板断啦!

武器装备

  • 4门2联装5吋/38火炮
    4门单管5吋/38火炮
    8门4联装40毫米高射炮
    46挺20毫米机炮

  埃塞克斯级航空母舰是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建造的航空母舰。她们是美国史上建造数量最多的大型航空母舰,并在太平洋战争及朝鲜战争担当主力,少数埃塞克斯级亦参与了越战。朝鲜战争后海军主要将埃塞克斯级重编为攻击航母及反潜航母,其后亦有改为两栖攻击舰、训练舰、甚或飞机运输舰。大部分埃塞克斯级于1960及1970年代陆续退役拆解,而少数则延至1980及1990年代。美国保留了四艘埃塞克斯级作博物馆舰,而一艘则凿沉作人工鱼礁。

大凤级:呵呵,你马上就要沉啦!

结构特点研制历程使用情况

埃塞克斯级:救命救命!

结构特点

埃塞克斯级的设计,主要针对约克城级的不足。约克城级在1933年开始建造,设计上可搭载90架飞机,但至1939年,诸如F4F、TBD等新式飞机的大小、重量、耗油量到武装,均远胜从前,使约克城级的载机量下降至81架,作战力受损。而新式飞机作业须要更大机库;更长飞行甲板;增加储油量;弹射器、拦截索(Arresting
gear)、拦截网、升降台等亦须强化。同时,海军更要求新式航空母舰必须强化防空火力及防御,同时保持高速。不论是文森法案授权的20,000吨位,还是条约限制的23,000吨,均不足应用。

鱼雷艇:要坚持下去!你的亲人,你的国家,你的未来等着你!

研制历程

埃塞克斯级的设计背景,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国际局势息息相关。1936年12月31日,华盛顿海军条约失效。此时美军已建造了两艘约克城级航空母舰:约克城号<及企业号,并应条约所限建造了胡蜂号。1935年,列强召开第二次伦敦海军会议,并限制缔约国的航空母舰吨位不可超越23,000吨。但日本在1936年1月退出会议,罗斯福决心加倍扩充海军,以制衡日本。在海军委员会(House
Naval Affairs
Committee)主席卡尔·文森推动下,美国国会于1938年5月17日通过第二次文森法案(Second
Vinson
Act),扩大海军规模两成,同时增加40,000吨航空母舰吨位。[2]虽然约克城级有载机量不足等问题,美军仍先用20,000吨用作建造大黄蜂号,以解燃眉之急,而另外20,000吨则用作建造改良的约克城级航空母舰,编号为CV-9,亦即后来的埃塞克斯号。

大凤级:呵呵呵!你要沉…啪!怎么回事?

使用情况

1942年8月7日,海军再批出十艘埃塞克斯级建造合约:CV-31、CV-32、CV-33、CV-34及CV-35在布鲁克林建造;CV-36及CV-37在费城造船厂建造;CV-38、CV-39及CV-40则在诺福克造船厂建造。由于布鲁克林船厂过于拥挤,CV-32最后改于纽波特纽斯建造。

1943年上半叶,首舰埃塞克斯号、约克城号、列克星敦号及邦克山号先后服役,并参与1943年下半叶战斗。同年6月14日,海军批出CV-45、CV-46及CV-47三艘埃塞克斯级建造合约,分别于费城、纽波特纽斯及霍河建造。CV-41、CV-42、CV-43及CV-44则编入新式中途岛级航空母舰。稍后埃塞克斯级几乎参与所有大型战斗,见诸瓜达尔卡纳尔岛、塔拉瓦、布干维尔岛、菲律宾海、莱特湾、硫磺岛、冲绳岛及吴市等战役。

埃塞克斯级:或许我会沉,但我会消灭你!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各种防空和副炮射向大凤级)

大凤级:哇哇哇哇!我要沉啦!我投降!

埃塞克斯级:好,请解除武装,然后把美国旗插上,把我拉往最近的美国港口。

大凤级:主人,遵命!(启航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