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世界军校巡礼之俄罗斯丨俄军校在叙利亚“战场练兵”

图片 1

西点军校难以治愈的“痛点”

军事名校的历史沉浮——世界军校巡礼之德国

综述:通专兼顾 务实为先——世界军校巡礼之以色列

俄军校在叙利亚“战场练兵”

——世界军校巡礼之美国篇

谈到德国对军事人才的培养,就不得不提联邦国防军指挥学院。该学院坐落于德国北部城市汉堡市郊。学院周边几乎看不到坦克和其他军用车辆穿梭往来,看上去更像一座公园。然而这里却是德国培养军事人才的最重要机构,其前身是柏林军事学院。

新华社记者陈文仙 杜震

——世界军校巡礼之俄罗斯

近日,美国西点军校迎来了一位新校长——美国陆军中将达里尔·威廉姆斯。他在就任仪式上说,培养聪明、强壮、善于思考、有创新意识的领导者,是西点军校的使命。

应运而生

以色列作为中东“小国”,面临极其敏感复杂的地缘政治环境,精心打造军事院校成为一项重要任务。在全民服兵役的以色列,其军事院校在培养军官上充分体现出“通专兼顾”“务实为先”的特点,再加上先进武器的配套,使得以色列成为中东地区一个军事“强国”。

俄罗斯应叙利亚政府要求出兵叙利亚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以来,不仅利用战场环境检验了多种新式武器性能,使俄武装力量人员得到锻炼,而且还为俄军事院校培养军事人才提供了实战练兵的难得机会。

不过,威廉姆斯执掌西点的看点并不在此,而在于他是这所军事院校建校216年来首位黑人校长。不少人认为,之所以委任一位非洲裔将官出任校长,是因为西点军校时常曝出种族歧视等丑事,威廉姆斯背负着为这所蜚声世界的军校消除诸多痛点的重任。

德国人对于柏林军事学院满怀复杂情感,这座军校可以说毁誉参半,它的诞生,缘于一场败仗。

以色列的3所著名军校,分别代表3个不同类型。第一所是以色列国防军军官学校,属于通用或基础军校,位于以色列南部的军事基地,主要为陆军培养军官,而空军飞行员和海军舰艇军官则在专门的空军航空学校和海军舰艇学校接受培训。第二所是指挥参谋学院,主要培养上尉到中校级别的军官,属于中级军校。第三所是国防学院,主要培养上校以上高级军官,负责国家战略安全的人员也会参加此类军校培训,属于高级军校。

据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尼古拉·潘科夫透露,自叙利亚战争以来,俄武装力量所属军事院校的干部队伍中,拥有战斗经验的军官人数大幅增加。据俄媒统计,俄军事院校有900余名教员和学员在叙利亚战场实地参战,其中不乏教授和副教授,包括部分军事院校校长、教研室主任等高级干部。

难免疫的社会病

19世纪初,德意志诸侯中军事实力较强的普鲁士在耶拿惨败于拿破仑的部队。普鲁士政府开始意识到社会、军事改革必要性和迫切性,曾参与拿破仑战争的将军沙恩霍斯特创设柏林军事学院。

另外,陆海空等各个军种都设有各自的专业学校,比如通信兵学校、情报学校,并根据实际需要有针对性地对军官进行专业和短期培训。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俄罗斯对军方教育机构进行了多轮改革,将苏联时期数量庞大的军校整合改造,使教育和科研资源强强联手、分类合并。目前俄国内仅有26所军事院校,被称为世界四大军校之一的伏龙芝军事学院已并入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诸兵种合成学院。

西点军校创办于1802年。1817年至1833年担任校长的萨耶尔上校为西点军校建立了完整的教学体系、激励机制、荣誉制度等,是对西点军校发展影响最为深远的校长,后被称为“西点之父”。

军校从建校之初就秉承的理念,在今天看来仍属先进。美国军事期刊《小规模战争》评价,柏林军事学院的教育理念属于历史上不可忽略的“非科技性军事创新”。

来自不同师部的士兵都要在国防军军官学校接受培训,培训时间普遍较短,一般约为3个月左右。他们的学习课程安排得十分紧张,主要包括以色列国防军的价值理念、枪支使用等专业技能、体能训练等非常务实的课程。一般来说,入伍8个月左右,部队就会选送优秀士兵到军官学校,再经过数月紧张培训后,他们就可正式成为军官。

分析人士认为,俄国防部选派军事院校教员到叙利亚战场,积累实战经验,无疑将使他们拓宽视野,更新教学方法,推动俄军新型军事人才的培养。

1919年,美国著名将领麦克阿瑟被任命为西点军校校长,任职3年。本就是西点毕业生的麦克阿瑟对该校旧制度进行大幅改革,明确了办学宗旨,即为下一场战争培养合格的军官。后人评价,是麦克阿瑟把西点带入现代化。

柏林军事学院突破了时代窠臼,革新了部队人员结构。作为高级军官的摇篮,招生不再像先前那样看重学员出身,理念是以“精英”取代“贵族”作为部队的领导层。部队中专业与功绩出色的士兵,可以通过考试竞聘军官。这使军队的作战能力得到提升,有助于淘汰部队中旧有的贵族庸才。

空军是以色列国防军的重要作战力量,配备美制F-35、F-15、F-16等先进战斗机。每年有两批飞行员从军校毕业,每批一般是35人左右,他们都经过层层严格筛选,在毕业典礼上接受翼形毕业徽章。“只有最优秀才能成为飞行员”,便是以色列培养飞行员的哲理所在。

根据在叙利亚战场上积累的作战经验,俄军校教员得以对日常教学内容做出与时俱进的调整。莫斯科高等诸兵种合成指挥学校把俄军在叙利亚战场上的反恐经验写入教学大纲,根据叙利亚城市战经验编写了“连排占领居民点行动”教材,还根据城市作战和反恐作战特点,建造和修缮了相应的新型战术训练场。

中国国防科技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战略与安全研究所胡欣博士介绍说,西点军校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在要求学员完成基本的军事技能和知识培训的基础上,高度注重培养学员的领导力和未来职业发展潜力,其最终目的是要为美军培养和储备精英式的骨干人才。

柏林军事学院教育中还推崇培养“能思考的战斗人员”,贯彻“战术委托”的理念,即各级军官不再机械执行命令,可以在上级授权的框架内,灵活使用战术,达成目标。

要想成为一名真正的飞行员并非易事,需要长达3年的艰苦训练和紧张学习。在这个过程中,只有坚持到最后,才能脱颖而出成为真正的飞行员军官,并直接被授予中尉军衔。

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军事学院则将俄军驻叙利亚部队集群参战经验作为重要的研究和训练课目,还通过推进军事比赛中心和电子图书馆建设,实现了信息处理、作战筹划和行动控制等作战流程的电子化教学和网络化推演。

不过,“责任、荣誉、国家”的校训并没能使西点军校在美国社会的种种弊病恶俗中洁身自好。种族歧视、性侵犯、校园欺凌这类普遍存在于美国社会的病症同样发作在西点校园中。

柏林军事学院另一不可忽视的作用就是为德国当时首创的总参谋部制度提供大量智力资源。沙恩霍斯特军事改革中设立总参谋部,下含战略战术、内务管理、兵员补充、火炮弹药、地图测绘五个机构,吸纳不少军校毕业生。

即便想成为“候选”飞行员都难度很大。以色列飞行员既要有处理困难和突发状况的能力,又要具备良好的团队合作精神,以及形势评判和管理能力。另外,他们高中时期的学习成绩、体能成绩以及技术天赋等都是考察的重要事项。

中国军事评论员胡文翰表示,俄军校学员的训练和学习以“知行合一”为重要要求,强调学员的前线作战能力培养,在指挥、战术等多个方面细化前线作战训练,这也是俄军校长期以来形成的传统。

一所全美顶级军校尚且有如此多丑闻,也就不难解释为何美国军队时常成为新闻头条了。美国国防部2017年5月发布的年度性侵犯报告显示,2016年美国军队中发生的性侵犯案件达14900件。而种族歧视则更是普遍存在于军队系统的日常细节中。

德国总参谋部的创设也成为各国部队效仿的模板。不少军事评论家认为,这种制度改变了战争的模式,战争成败不再取决于统帅一人的指挥艺术,集体智慧开始左右战争走势,使战争从一门艺术,更多地转向为一种技术。

在成为飞行员“候选人”后,他们将在以色列南部哈特泽里姆空军基地迎来5个阶段的学习和训练,这同时也是筛选过程。这5个阶段分别是预备阶段、基本阶段、初步飞行阶段、教育阶段和高级阶段,其中教育阶段是学员在地方大学里学习并获得学士学位的阶段,他们须在一年时间内完成数学与计算机、信息技术和管理、经济和管理等学术课程。其它每个阶段一般为6个月,他们需要经受步兵训练、射击训练、应急训练、跳伞训练、飞行训练等。一般而言,从“候选人”到飞行员,淘汰率高达90%,能够翱翔空中的飞行员凤毛麟角。

在指挥训练方面,俄军校学员要学习部队远距离重新部署计划制定、部队集群运用、部队集群保障以及战斗行动指挥等课目。

源头上的流行病

起死回生

去年12月27日,新华社记者前往哈特泽里姆空军基地报道第175届飞行员毕业典礼。在现场,共有36名飞行员接受了翼形毕业徽章,其中包括一名女飞行员。以色列总统、总理、国防部长、总参谋长等人悉数出席。

在战术训练方面,学员们要研究突击小队在通往居民点要冲途中和在居民点内消灭敌人的行动要领;学习榴弹发射分队、反坦克分队和狙击分队战术运用;演练与迫击炮分队、炮兵分队以及航空兵(包括无人机)部队的协同问题等。

性侵是困扰西点军校的顽疾之一。美国媒体今年早些时候报道,西点军校近年来性侵案件数量连续上升,严重影响该校的社会形象。

柏林军事学院鼓励思考、倡导个人创新的氛围很快使德国军界涌现不少英才。不少战争史上耳熟能详的名人都毕业于柏林军事学院。

在以色列,军校并非是纯粹的学历教育,大部分是任职教育,军官的学位需从地方大学获得。空军和海军军官比较特殊,他们在军校的3年期间,有一年是普通教育阶段,不过学士学位仍由地方大学授予。对中高级军官的培养,更能体现出以色列军校的这种特点。需要提职的军官会在中高级军校中接受培训,教员不仅包括高级别军官,也包括具有丰富作战经验的年轻军官。

胡文翰介绍说,俄国防部结合叙利亚战争的经验,对军校学员到部队实习锻炼的程序做出修改,使得学员接受的训练更具针对性。

美联社数据显示,西点军校性侵发生数量连续4年上升,2015-2016学年上报数量为26起,而2016-2017学年几乎翻番至50起。

例如普奥战争、普法战争的指挥官“老毛奇”赫尔穆特·毛奇;一战前策划应对德国东西两线作战难题的阿尔弗雷德·施里芬;著有《总体战》的埃里希·鲁登道夫;二战时闪击波兰的司令卡尔·伦德施泰特等。

中高级军校的授课方式灵活务实。例如在国防学院接受培训的军官,并非总是在课堂里上课,他们经常去国外访问交流,有时也会去以色列总理办公室与总理交流,探讨国家安全政策等。

(新华社北京8月22日电)

而且,性侵案件增加并非只发生在西点军校,美国海军军官学校、美国空军军官学院在相同时期内性侵案件均有增加。

但是,正是因为这些军事人才出谋划策,客观上刺激了德国统治者的野心。两次世界大战中,德国遭受灾难性失败。柏林军事学院在1914年一战爆发后停办,直至1935年二战开始前重新开办;二战战败后再被关闭,德国的职业军事教育基本陷入停滞。

新华社耶路撒冷8月23日电

 

过去,校方曾辩解说,性侵案例数大幅增加或与学校鼓励受害者积极举报有关,但舆论普遍认为,案件数量持续增加与性侵增多也有直接关系。也有权益组织人士指出,美国军方虽鼓励受害者举报,但并没有妥善处理性侵事件并处罚加害人,导致不少举报者受到一定程度的报复。

直至1957年,西方国家为对抗苏联,拉拢联邦德国加入北约。德国得以重新筹建了一所联邦国防军指挥学院,最初设在德国西南部小城巴特埃姆斯。不少人将联邦国防军指挥学院视为柏林军事学院的“转世”。

 

由于军校毕业生日后会成为军官,很多人因此担心,军校风气可能促使学生将不良习气带到军中,军校可能就是军中许多恶习的源头。但也有人认为,世风日下的大环境才是学校无法洁身自好的症结所在。

该学院不再只招收德国军人,也为军队培养文职人员,已经成为一所国际性综合型军事院校。课程包括柏林军事学院曾经最看重的军事历史、战略战术等传统内容,也有贴近现实的安全政策、管理等内容。校园内不乏女学员的身影。

光环下的灰历史

始办于普鲁士时期,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洗礼,柏林军事学院如今已经蜕变演化成现代化、国际化的联邦国防军指挥学院……两百年间,随德国近代史中的曲曲折折,这所军校几度沉浮,演绎着战争与和平的逻辑真理。

西点军校闪耀的“光环”下,有一段延续至今的种族歧视“灰历史”。

(新华社柏林8月21日电)

虽然标榜为“精英军校”,但西点军校在历史上对黑人入学有诸多限制。在建校75年后的1877年,西点军校才录取第一名黑人学员。而首位顺利毕业的黑人军官则是1932年入学的本杰明·戴维斯。戴维斯后来回忆,在西点军校,他度过了饱受歧视的4年。

 

直到今年7月,西点军校才迎来建校216年来首位黑人校长威廉姆斯。他出生于美国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德里亚市,1983年在西点军校取得硕士学位。

时至今日,种族歧视依然是美国各军校乃至军队内部一大问题。例如,今年6月,美国海岸警卫队军官学校被媒体曝光长期存在种族歧视现象,学校中不少黑人学员表示曾受到白人同学的骚扰或者歧视。

据报道,曾有白人学员在黑人学员寝室内播放美国内战时蓄奴南方州的歌曲,还有教员使用种族歧视性语言呼喊学员。此外,还有少数族裔学员抱怨校方在不同种族学员违纪时惩罚措施轻重不一,少数族裔学员往往因同样行为遭受更严厉的处罚。

这种现象招致不少批评。密西西比州联邦众议员汤普逊认为,军校发生的现象和美国军方并没有对所有种族一视同仁有很大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