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刁大明:麦凯恩去世将引发连锁反应

  在与癌症长期斗争后,美国参议员约翰麦凯恩于8月25日去世。越南官方通讯社《越南共产党中央机关报》在8月26日报道了对越南驻美国大使何金玉的采访,何金玉(Ha
Kim Ngoc)高度赞扬麦凯恩对美越关系做出的贡献。

8月25日美国共和党资深参议员、前总统候选人约翰·麦凯恩的办公室25日在一份声明中说,麦凯恩当天下午因脑癌在亚利桑那州去世,时年81岁。

81岁的美国国会老牌参议员约翰·麦凯恩25日因病去世。麦凯恩在共和党内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尤其是在其长期担任领袖的军事委员会所管辖的防务领域,更是顽固地坚持着极端鹰派立场与冷战思维。他的离世将在美国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

距离2018年中期选举还剩70多天,麦凯恩离世而导致的国会席位空缺,无疑再度刺激了目前驴象两党早已紧绷的神经。事实上,按照美国联邦宪法及亚利桑那州相关法律规定,由于今年已无时间初选,州长将直接任命临时参议员,直到2020年再次补选产生出完成麦凯恩任期最后两年的人选。这就意味着,麦凯恩坐了31年的席位在未来4年将很可能陷入两度易手的尴尬。

虽然州长只能选择一位与麦凯恩同党的人选,而且现任州长也是共和党人,因而不会改变目前共和党在国会参议院中微弱多数的现实,但在短期内频繁更换议员,势必导致立法质量与民意表达的大打折扣。于是,政治人物走马灯,赚到了个“前国会议员”的头衔,承担损失的却一定是具有迫切诉求的普通民众。

同时,在今年同样面对连任压力的亚利桑那州州长,极可能在临时人选的定夺上极度审慎,尽可能不要节外生枝。这就意味着,作为传统共和党人的他一定会任命一位华盛顿共和党领导层高度认可的人选。而待到2020年大选之时,麦凯恩留下的这个高度标志性的关键席位必然成为两党必争之地,届时将上演一场超级烧钱的天价选战,“钱主”而非“民主”的重蹈覆辙不可避免。

另外一个连锁反应将很快出现在国会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新人选的争夺战上。自去年12月麦凯恩抱病在家以来,来自俄克拉荷马州的国会参议员吉姆·英霍夫一直实际代理,因而最具实力接任。与麦凯恩的鹰派立场与意识形态偏见相比,英霍夫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长期被强大的军工产业与传统能源产业等特殊利益所驱动,而且作为所谓“亲台派急先锋”还执迷不悟地鼓吹强化对台军售、提升所谓“美台关系”。持有如此危险立场的政治人物若主导军事委员会,势必要为两岸关系持续输送新的更大的不确定性。

一个政治人物的退场,引出了一连串的问题、矛盾或者各怀心事的政治算计。究其原因,不是麦凯恩有多么重量级,而是当今美国内在与外部的固化困境使然。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文章转自环球网)

图片 1

  麦凯恩担任国会议员超过30年,两次参选美国总统,去世前担任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在美国军、政界享有较高影响力。

  麦凯恩年轻时曾作为美国海军飞行员驾驶战斗机参加了越南战争,在1967年著名的“滚雷行动期间”,在轰炸越南北部的目标时他的飞机被击落,麦凯恩跳伞后被俘。在经过了长达5年多的关押后在1973年他被送回美国。从越南返回后不久,麦凯恩选择了退出军队投身政治,在1982年当选亚利桑那州第一选区的联邦众议员,并在1986年当选该州联邦参议员。此后连续5次连任,08年还曾作为奥巴马的竞争对手竞选美国总统。

  麦凯恩去世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哀悼,称对他怀有“深深的敬意”。国防部长马蒂斯也在一份声明中回顾了麦凯恩的从军经历,表达了对他的感激与敬意。

图片 2

  麦凯恩生前是特朗普在党内的主要批评者之一,两人曾多次相互攻击。2017年7月,他在共和党力推的医疗改革中投下关键的反对票,导致改革失败。

  ▲曾是海军飞行员的麦凯恩(右一)

  麦凯恩1936年出生于军人家庭,其父亲和祖父均为美军上将。他从军校毕业后进入海军担任飞行员,并在越战中因战机被击落而被俘5年半,归国后退役进入政界。麦凯恩1982年出任亚利桑那州国会众议员,1986年当选国会参议员,并连任至今。2000年和2008年,他两次参加总统选举,但均败北。

  越南媒体称麦凯恩是第一个通过人道主义问题推动美越关系正常化的美国政治家之一,麦凯恩为抚平越南的战争创伤他积极参加呼吁双方开启人道主义合作,清除战后遗留爆炸物,搜寻战争失踪人员,帮助战争致残者,清除二恶英污染等人道主义提案。1994年,美国参议院批准了一项由麦凯恩和克里提出的决议,呼吁终止对越南的经济制裁,为一年后改善两国关系铺平了道路。随着美越两国双边关系正常化,麦凯恩和克里还曾多次访问越南,以解决美国失踪人员(POW
/
MIA)的问题。麦凯恩还支持在美国的越南社区,作为他们与美国当局以及越南政府之间的桥梁。

图片 3

  ▲麦凯恩生前曾多次访问越南并推动美越关系正常化

  越南驻美国大使何金玉表示,麦凯恩在越美关系史上占有非常特殊的地位。何金玉称:“在促进越美关系正常化过程中,麦凯恩有战略眼光、坚决领导和巨大的政治决心。后来,麦凯恩又是两国合作的推动者。据我了解,他患重病期间仍十分关心越美双边合作、无鳞鱼反倾销法案给越南九龙江平原地区居民造成什么影响等。对我来说,麦凯恩是越美关系及和解精神的象征,他战胜了自卑感,促进与曾经敌对国家的关系正常化,甚至促进双方建立伙伴关系。我对此感到敬佩。我也希望向麦凯恩夫人和家属表示由衷的慰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