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7

“你在自笔者的航道上,小编在你的视野里”——走进陆军西沙中国建工业总集结团岛军官和士兵的花花绿绿世界

  3月22日是第23个“世界水日”,今年,我国的主题是“节约水资源,保障水安全”。水安全问题不仅关系到供水、粮食等安全,而且关系经济安全、生态安全、国家安全。对部队来说,给水保障更如同一条生命线,往往成为战争成败的重要因素。随着现代战争的机动性和机械化程度不断提高,部队战时用水量大幅增加,给水保障平战一体化建设的作用更加凸显。

西沙中建岛官兵:上岛就是上阵地

高温、高湿、高盐、高日照、缺土、缺淡水、多台风,西沙中建岛“四高两缺一多”,年无四季本无生机,却因为有一代代天涯哨兵“乐戍铸疆”,成为了南海上的五彩之岛。

图片 1

  水安全是人类当前和未来面临的重大全球性挑战之一。亚洲开发银行在研究报告中称,超过75%的亚太国家存在严重的水资源安全问题。我国人口众多、经济迅猛发展,水安全状况更为严峻,对经济社会发展和国防建设影响重大。

■中建岛某守备队队长 范期宏

图片 2

中建岛全景。 新华社记者 琚振华 摄
“你在我的航程上,我在你的视线里”——走进海军西沙中建岛官兵的五彩世界

  保护水安全就是保卫国家安全

图片 3

中建岛全景。 新华社记者 琚振华 摄

图片 4

  “水资源严重短缺、水环境严重污染、水生态严重受损,三者交互影响、彼此叠加。”近日,国家环境保护部等七部门组成的联合调研组在对京津冀地区生态环境保护问题开展调研后,这样评价当前京津冀地区的水安全形势。这也是我国当前面临水安全危机的一个缩影。

站在了望台,看着洁白的沙丘。那里有葱郁成林的马尾松、椰子树、野枇杷树,一抹抹新绿让我为中建岛的变化感到由衷喜悦。不知不觉,在西沙已六年,到中建岛也两年了。这其中包含辛酸,也有更多喜悦。

有一种白叫“沙滩白”

中建岛珊瑚礁。 新华社记者 琚振华 摄

  水利部资料显示,我国人均水资源量仅为世界人均水平的四分之一,全国年平均缺水量高达500多亿立方米。与此同时,近年来我国水环境事件频繁发生。2010年大连新港溢油事故、2012年广西龙江镉污染事件、2014年兰州水厂苯污染事件……这些年,水资源紧张、水污染严重、水安全事故频发、水生态系统破坏等水安全危机问题,已成为我国国家安全面临的重大问题。

从装甲兵技术学院毕业后,我被分配到海军陆战某旅。一次偶然机会,听说可以换班至西沙工作,我第一时间向组织递交申请书。2011年初,我如愿来到西沙。

如果不战备值班,下士汪通每周六都会沿着白色沙滩捡拾各种海洋垃圾。除了泡沫、塑料、浮木和刻着外文的汽水瓶,汪通还捡到过商船上掉下来的探照灯。

图片 5

  对此,有专家表示,保障水安全就是保卫国家安全。去年10月,第二届中国“水与国家安全”专题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与会专家学者呼吁,国家应当把饮水安全作为生态安全、国家安全的重要工作内容之一,纳入国家安全战略。

这6年间,从新鲜到孤寂,从兴奋到平静,我慢慢体会到天涯哨兵孤寂身后“爱国爱岛、乐守天涯”的西沙精神。

白色,是中建岛与生俱来的底色。大量以碳酸钙为主要成分的珊瑚、贝类经过上万年的风化,形成了独特的白沙滩。这座白色沙岛曾经连泥土都没有,每个上岛的人都要顶住台风,抗住炎热,耐住寂寞。

沙滩训练结束后,中建岛守备营官兵返回营区。 新华社记者 琚振华 摄

  据水利部网站报道,水利“十三五”规划中把水安全提至国家战略高度。一位水利部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水安全问题引起了中央高度关注,在国家战略安全的层面讨论水安全问题意义重大。”

老一辈中建人刚上岛时,条件异常艰苦,但艰苦的条件、恶劣的环境从来没能动摇官兵守岛建岛的决心。没有蔬菜吃,将维生素片和着饭往下咽;没有房子就住帐篷,帐篷被台风刮跑了就住在一条搁浅的破船上;淡水紧张,就以小半桶水先漱口、洗脸,然后擦身子、洗衣服,最后浇树。一代代中建人以勤劳的双手、辛勤的汗水在“南海戈壁、海上火洲”的中建岛扎下了根。

白色,也是中建岛的英雄本色。白沙滩如同雪域高原,对日光的反射率高达90%,很容易导致雪盲症。岛上人说,“没有七分英雄胆,休上中建白沙滩。”

图片 6

  保障水安全不仅关系国计民生,还关系社会稳定。2014年4月11日,兰州市发生局部自来水苯超标事件,64.67万人的生活受到严重影响。兰州军区启动应急机制,紧急调集部队的运水车、消防车从兰州市外拉水,并动用战储野营供水装备,开设了近百个供水点,确保了驻兰部队官兵及兰州市民饮水安全。

图片 7

2016年,军嫂宋瑞亚、李维娜一路劳顿登上了白沙滩,成为首批上岛探亲军属。军嫂们也收获了人生最美瞬间:穿着白色的婚纱,与穿着白色海军军装的爱人,在白沙滩上拍下了只属于天涯哨兵的婚纱照。

中建岛一角。 新华社记者 琚振华 摄

  2014年12月,马尔代夫首都马累海水淡化厂突发火灾,部分设备损毁,导致全岛淡水供应中断。我国政府迅速通过中国民航客机、军用运输机向马方运送饮用水,同时,中国海军长兴岛船停靠马累港为马累市供应600吨淡水,并利用船上装备的多套海水淡化装置制造淡水,每天为马累市生产淡化水70余吨,帮助马尔代夫有效缓解了用水危机,得到了马政府和国内外舆论的好评。

天涯哨兵守卫祖国海疆。许双凯摄

图片 8

图片 9

  给水保障是部队战斗力的重要组成

2013年11月,超强台风“百合”和“海燕”先后正面冲击中建岛,岛上的发电房、淡水池相继灌进海水,停电停水多日。我们在营区就地挖灶,吃咸水煮的饭,用咸水擦脸。经历了艰难的日子,我愈发感到坚守于此意义重大!

中建岛珊瑚礁。 新华社记者 琚振华 摄

中建岛守备营官兵在进行沙滩训练。 新华社记者 琚振华 摄

  战争时期,水是保障军队作战的第一重要物质,在任何情况下,人和装备随时随地都离不开水。特别在缺水地区作战,给水保障犹如部队的生命线,往往成为战争成败的重要因素。随着现代战争的机动性和机械化程度不断提高,部队战斗用水量大幅增加,加上环境污染引发水质恶化,使给水保障的作用更加突出。

2011年的一天,正在组织部队训练的我,接到家中母亲的电话:“你父亲肝癌晚期,医院已下病危通知书,赶紧回来见他最后一面。”当时,我久久没有缓过神来,电话何时断线都不记得了。

有一种绿叫“青春绿”

图片 10

  笔者了解到,科技发达国家的军队,都将野战给水看作是一项关系军队生死存亡的工程保障和卫生勤务保障任务。我军也组建有专业的野战给水部队,经过多年的发展,已建立起了一整套给水保障程序。当参加作战训练任务的部队有用水需要时,专业给水部队能够迅速提供给水保障。

休假申请很快得到上级的批准,但受寒潮影响,海况恶劣,来往船只少。到家已半月后,父亲早已闭上双眼。母亲失望的眼神、女友的责备,让我痛苦不已。母亲说,你父亲在弥留之际,嘴里仍在念叨你的乳名。

要在中建岛扎根,人和树都不容易。岛上原本一棵树都没有,没有绿色。40多年前,海军运送了15类890棵树苗上岛,但因为环境恶劣,只有班长巫瑞孔种下的一棵银毛树存活了下来。那一年,23岁的巫瑞孔青春年少,如今已年过花甲。

中建岛守备营哈尼族战士节周在训练间隙休息。 新华社记者 琚振华 摄

  近年来,军队饮用水卫生安全一直受到高度关注。我军各部队为确保官兵饮用水卫生安全,也做了大量工作。

“父亲,没能送您最后一程是儿不孝,唯有建好岛,爱好‘家’以慰您在天之灵。”

没有土,官兵探亲回岛时就一包一包地带。为了岛上多一抹绿,官兵腾空了行囊,只为多带来一抔家乡的泥土。如今,中建岛上有来自20多个省份的土壤,守岛官兵用青春和双手,种活了马尾松、银毛树、椰子树、抗风桐等7000多棵树木,南海戈壁滩正在变为绿岛。

图片 11

  在广西,部分边防连队驻扎在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山区,浅地表很难找到水源。在水利和地质专家论证基础上,广西军区为每个吃水困难的连队打了一口深水井,彻底解决了边防连队的吃水问题。

我所在的中建岛某守备队远离大陆,守卫着祖国的南大门。面对外军舰机来扰,我们唯有苦练精兵、誓死防卫。在中建岛,我们强调:上岛就是上阵地,守岛就是守阵地;在这里,训练是战备,值班是战备,睡觉同样是战备。

1982年,岛上种活了第一批近300棵椰子树、马尾松等。20年后,当年种活的第一棵椰子树结出了第一颗椰子——这颗珍贵的椰子被“请”进荣誉室,珍藏到现在。

训练间隙,中建岛守备营战士在共享水袋里的水。 新华社记者 琚振华 摄

  在西藏,部分边防哨所由于山高坡陡,打不了深水井,只能是夏季抽取山泉过滤、冬季加热冰雪化水。从2008年开始,西藏军区结合西藏冬季阳光充足、降雪量大的特点,投资近2亿元分批次为冬季取水难的边防哨所修建“阳光水窖”,目前已能满足官兵饮用、做饭、洗澡等日常需求。

两会期间,海军官兵“爱海守海”的精神被大家点赞。我们将践行“人在岛在国旗在,誓与中建共存亡”的诺言,为祖国守好岛、守好海。

1999年上岛的老兵邱华,已记不清种活了多少棵树。作为守岛最长的兵,邱华已至不惑之年,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在他看来,岛上的绿色就是他逝去青春的颜色。

图片 12

  在西沙中建岛,由于高温、强日照、无淡水,该岛素有“南海戈壁”之称。以前守岛官兵每3个月才补给一次淡水,除了喝水、做饭、洗漱外,官兵洗衣、洗澡都用咸涩的海水。对此,海军有关部门把国内先进的制水设备安装在中建岛,产出水质完全达到国家饮用水标准的淡化水,如今,官兵洗衣、做饭、灌溉都用上了淡化海水。

“用坚强的心,支撑自己的身躯,蔑视暴风雨。”种活了一株抗风桐后,邱华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中建岛守备营官兵在野外生存训练中挖岛水过滤。 新华社记者 琚振华 摄

  西藏阿里军分区所属边防连队分布在被称为“生命禁区”的高海拔寒区,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官兵们饮用的是雪山融水,矿物质普遍超标,水质较硬,不宜长期直接饮用,安全饮水问题一直是困扰阿里边防官兵的难题。

图片 13

图片 14

  2011年初,兰州军区实施了新一轮边疆找水打井工程,宁夏军区某给水团在喀喇昆仑山区和阿里地区苦战近3年,让数万边疆军民喝上了符合国家安全标准的放心水。而部分海拔5000米以上哨所因地处永冻层、海拔太高、水位太深等原因无法打井,由于水质硬度太大,净水装置净化的水不同程度地存在矿物质超标的问题。兰州军区决定拨出专款,每月定期给海拔5000米以上哨所送桶装纯净水,彻底解决哨所官兵的饮水难题。

沙滩训练结束后,中建岛守备营官兵返回营区。 新华社记者 琚振华 摄

中建岛守备营官兵在利用废旧木材制作的躺椅旁休息。 新华社记者 琚振华 摄

  平时保障应考虑战时用水需要

有一种黑叫“西沙黑”

图片 15

  “十二五”期间,国家财政已累计投入超过1.5万亿元支持水利建设;南水北调工程东线工程、中线工程都已正式通水;环保部正会同有关部门紧锣密鼓地编制《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并组织实施……这些创新举措在保障国家水安全的同时,也为国防建设和部队战斗力跃升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上等兵张伟每次跟家人视频时都得用滤镜。“晒得太黑了,我妈看到要哭。”

中建岛守备营战士在野外生存训练中烤鱼。 新华社记者 琚振华 摄

  专家指出,在未来广阔复杂的高技术战场环境中,已经不可能采用某种单一的水源、单一的器材和单一的技术手段进行给水保障,其技术手段、给水样式、给水模式正在向综合化多样化发展。大力推进保障水安全军民融合式发展,既是完善军队保障体系提高部队战斗力的有效之举,又是深入实施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努力开创强军兴军新局面的必然要求。

其实张伟不是岛上最黑的兵,洪咏春才是。洪咏春的皮肤已经黑得发亮,像涂了一层巧克力。

  笔者了解到,水作为一种战争资源,其消耗量巨大,而且给水保障贯穿整个战争的全过程。在沙漠地区,一个陆军师每日人员生活用水量就要200吨,加上车辆、装备、器材的冷却、洗消用水,其总量超过了任何战斗物资的保障量。所以,在战争条件下,应尽量依托现有水源和给水设备器材开展给水保障,提高保障效率。驻城市部队可直接连接市政自来水管网,实现快速保障;远离城镇的部队,可就近利用水源地取水或依托农村安全饮水工程等民用设施获得足量用水。

强烈的紫外线照射下,守岛官兵长年开展实战化训练,黑色成为了官兵的标准色。守岛官兵人人会唱一首名叫《西沙黑》的歌曲:黑出咱西沙的英雄气啊,谁要不黑谁惭愧。黑色,在这里是练兵备战的阳刚,是爱军习武独特的美。

  近年来,我军把保障水安全作为支援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一项重要内容,不断促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实现了军地双赢。北京军区某给水团先后在云南、广西、山东、河北、内蒙古、贵州等地找水打井,解决了96万人生活用水及8.5万亩农田灌溉用水问题。宁夏军区某给水团先后实施“百井扶贫”
“百井富民”“百井抗旱”等助民工程,为西北地区群众找水打井千余眼,为改善民生、支援地方经济建设作出了突出贡献。而一旦转入战时,这些井可立即转换为战备井,为部队提供给水保障。

油机班副班长张凯上岛时刚满18岁,班长王禄藩把张凯叫到跟前,把一手黑乎乎的机油抹在他的额头:“欢迎加入中建岛!”

张凯永远记住了这个特殊的入营式和成人礼,留在了最脏最操心噪音最大的油机班,每天要用柴油才能洗去迷彩服上黑色的油污。

图片 16

中建岛一角。 新华社记者 琚振华 摄

有一种红叫“海马红”

营长范期宏指着白沙滩上的红色植被说:“这种草最大的特点,就是越缺水越红!”

营长说的植被叫海马草。在岛上,只有三样东西是红色的:旗帜、海马草和海马草“种”成的旗帜。

为庆祝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官兵们用红色的海马草在沙滩上“种”出了一幅2500平方米的巨幅国旗。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他们又“种”出了巨幅党旗。在中建岛西北部的海滩上,官兵们还“种”出“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的红色誓言。

巨幅的红旗,在航拍图片上清晰可见,宣示了我国对中建岛不容置疑的主权。红旗曾六次被台风卷起的海沙掩埋,又一次次鲜红如初。

上士王超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一次次往返于沙滩和海边,打水来浇灌当年亲手“种”下的红旗。“只要有一点点海水的滋润,海马草就会顽强地生存下去。”王超说。

图片 17

中建岛守备营官兵在进行沙滩训练。 新华社记者 琚振华 摄

有一种蓝叫“海军蓝”

欧逸超发现一个现象:商船经过中建岛附近都会放慢航速——岛上有了4G信号,于是商船通过附近海域时,就可以来“蹭网”。

事实上,为维护这片蓝色海洋的和平安宁,中建岛为南海提供的远不止于4G信号,这个小岛对防灾减灾、人道主义救援和航行安全更具现实意义。这也是正在走向深蓝的人民海军赋予守岛官兵的使命和责任。

“你在我的航程上,我在你的视线里。”守岛官兵时常会收到过往舰艇编队发来的问候电报,再目送战友或东进太平洋,或西出印度洋,走向深蓝向海图强。不能随舰艇编队远洋砺剑,也不能亲赴亚丁湾护航,守岛军人也许一辈子也没有机会,看一眼传说中的大洋深蓝,却从未在航程中缺席。

老兵邱华最初的梦想就是当水兵,可以乘军舰环球航行,现在成了岛龄最长的兵。邱华喜欢用诗一般的语言,记录在岛上20年的所思所想:“如果问我还有什么愿望,我多想穿着海军的军装,去看看那深蓝的大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