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2

我国侦破特大假军服案 查获服饰可装备1个营

图片 1

  中广网北京7月20日消息
央视《焦点访谈》:“对中国人民解放军来说,军容就代表着军风。2007年,我国现役军人统一换发了07式军装。2009年,国务院和中央军委颁布了《军服管理条例》。严格规定非军人禁止穿着军服。然而,近日,军队和地方相关部门发现,市场上竟然存在订制和随意出售各种军服,甚至包括最新式的各兵种的服装,它的源头在哪

查获假盐5400余吨!自贡特大假冒盐业注册商标案背后的故事

汉朝军服服饰:汉朝军服服饰有什么特点?

2016-06-29 00:07:52 来源:说历史网
汉朝是继秦朝之后的王朝,是汉朝文化统一与科技高度发达时期,在这一时期,汉朝和约略同时期欧洲的罗马帝国并列为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文明及强大帝国。当然,一个国家的强大离不开军事武力的保卫,而军事武力也离不开外在的事物军服铠甲等。那么,汉朝时期的军服是怎样得呢?汉朝军服和军帽有啥特点?本文小编将为大家介绍汉朝时期的军服服饰。

图片 2

视频:军服随意穿着调查
色情从业者穿军装接客
来源:CCTV新闻频道

图片 3

发现大量假军服原材料。

里呢?《焦点访谈》为此展开调查。”

查获的假冒盐

图片 4

  为防止新军服被随意穿着现象重演,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出台《军服管理条例》。《军服管理条例》明确规定:非军人不能穿着军服、市场上严禁销售军服、未经军队授权不能生产军服。

图片 5

  07式军服竟成了企业工服

存储假冒盐的仓库

制假窝点堆着大量写有“军用品”的纸箱。

  3年过去了,《焦点访谈》记者发现,非军人穿着军服现象开始抬头。今年4月,解放军总后勤部召开军服管理会议。在会议休息间隙,与会人员出门散步发现几个军人身着07式军服,行为举止非常不像军人。追踪后与会人员发现,这些人竟然都是一家企业的员工。这家企业竟然把07式军服简单贴上企业的标志服饰,当做工服让企业员工穿着。部队有关部门提供照片显示,照片看上去是军人团队合影,其实却是这家企业的职工合影。

四川新闻网自贡11月22日讯自贡因盐设市,因盐兴市,在中国盐业发展史上占据极其重要的地位。自贡出产的井盐纯净、天然、无污染,品质在全国属于最优级。然而,近年来一些不法分子盯上了这块“金字招牌”,他们假冒自贡井盐品牌商标,疯狂的制假、贩假,大量的仿冒盐流入市场。

图片 6

  浓妆艳抹的色情从业人员,竟然穿着神圣的军装

自贡警方从一条可疑线索入手,迅速成立“4.02”专案组。由此,一场捣窝点、打链条、斩网络的攻坚战拉开了序幕。

  令人气愤的是,一些不法分子利用07式军服招摇撞骗。不久前,一名穿着07式军服,佩戴少将军衔的人,频频出现京城各公共场合。谁能想到他根本不是一名军人。最终这名假军人以办学名义诈骗两千二百多万被抓获。还有一个骗子身着大校军衔的军装,冒充部队师职干部,以南水北调工程名义诈骗地方企业八百多万。更有甚者,有些色情场所让色情从业人员穿着07式军服,陪客人从事色情服务,满足一些客人变态需求。

报案:自贡知名盐企销量锐减

嫌疑人被抓。

  顺藤摸瓜,大型制假黑窝点终被发现

“最早接到报案其实是在两年前。”据自贡市公安局沿滩分局经侦大队民警杨军介绍,久大盐业集团公司向警方反映,公司在市场上的销售量不断减少,月销售额从1500余万元降至200余万元。其中,久大的支柱品牌“久大精纯”的销售量就从月销售量4000吨锐减至不到1000吨;“久大绿标”从月销售量5000吨减至1200吨。

新华网石家庄7月13日电
北京军区保卫部、河北省军区和河北省公安机关近日在石家庄地区联合侦破全国特大非法生产、销售假军服案件,查获大量假军服和军衔、领花、臂章等各类标志服饰,足够装备一个营。4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

  自从07式军服配发部队后,法律法规对07式军服生产销售有严格规定。目的就是切断军服流入社会途径。那么这些人穿着的新式军服又是从哪里得到的呢?

销售量的急剧下降给久大盐业集团正常生产经营造成巨大冲击,使这家具有行业影响力的自贡知名企业面临生存的危机。盐是生活的必需品,每月的销售量是固定的,在没有人口大量流动的情况下,销售量的减少就意味着市场上有假冒品牌的盐销售。

7月12日下午,北京军区调动警备官兵和河北省公安干警紧急出动,在石家庄市和井陉县一举捣毁了非法生产、倒卖和销售假军服的3个窝点。

  根据解放军总后勤部反映,公安部门和工商部门很快发现,大量假军服是从河北省石家庄市几家服装店卖出。有关部门检查店面商品后发现了禁止销售军服。其中一款马夹,与部队在张家口以北的寒区部队配发马夹一模一样。在一家商店的背后,公安人员有了新发现。在这家商店仓库里看到更多军用品。有关部门指出,所存东西论类型可以装备一个人,论数量可以装备一个营。光帽子就有男式、女式并配有八一徽章。衣服有刚刚出来的07式春秋常服、肩章、领花、资历章甚至有北京军区臂章应有尽有。

久大盐业是自贡盐业的代表性企业,也是中国盐行业的领航企业,其盐产品进入了全国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远销日本、韩国、越南、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孟加拉等国家。其中,在四川市场的占有率达60%,全国市场占有率达9.5%。

记者在井陉县微水镇犯罪嫌疑人王中林家中看到,20多台缝纫机整齐地排列在三层小楼内,5名工人正在赶制新型07式迷彩大衣,在旁边的仓库中堆放着几十箱各式各样的成品假军服。北京军区军服管理专项整治领导小组有关负责人介绍说,这个窝点从事非法生产军服已有6年之久。

  在大量证据面前,店老板推托这些东西是库存没有售卖。在北京军区调查人员协助下,河北省公安和工商部门在离石家庄40公里外井陉县找到为这家商店供货生产厂点。在井陉县魏新村,有关部门在一个农家小院二楼发现一个生产线。生产线有21台先进的工业缝纫机,正在大量生产现役军人荒漠迷彩作训大衣。从储存的面料估算,一天开足马力可以生产几百件。

沿滩警方经审查认为,假冒久大品牌的盐流入市场不仅危害人民群众的健康,也严重侵害了自贡传统知名盐业的合法权益,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案情逐级上报,引起自贡市公安局党委高度重视。

在井陉县微水镇一个工厂家属区,犯罪嫌疑人赵坚在家门口被抓,军警从其家中当场查获了大量的来自全国各地的求购军服订单和发货单,记者看到厚厚的订单和发货单有几十张,分别来自和发往北京、云南、太原等10多个省市,这是一个专门从事假军服倒卖的据点,大量的假军服和军兵种标志服饰从这里流向全国。

  荒漠迷彩大衣只是这家企业近期生产的一个品种。别看企业不大,生产假军服种类和时间都不是一个小数字。从生产时间上看,87式、04式还有07式最新式军服,应该说生产时间很长。从生产工艺看,纸版都不是普通纸版,都是裁剪时用的模板。而且各种各样模板都有,很专业。从生产成品上看,除了陆军以外,还有公安、海军、武警。

“百味盐为首”。盐自古以来就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商品和战略性资源,自贡井盐也是千年盐都不可或缺的城市名片。近年来,自贡抢抓盐业体制改革的历史机遇,始终把盐业振兴,作为推动城市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假冒自贡井盐的大量出现,已经严重威胁到自贡经济、产业发展。自贡市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何洪的指令掷地有声: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调查,打好盐都保卫战。

军警联合打击的最后一个窝点位于石家庄中山西路的“新联服装店”,犯罪嫌疑人常更新夫妇在销售假军服时被当场抓获。记者在服装店后院的仓库中发现了大量的07式假军品,有男军装、女军装,包括礼服、常服等系列军服;有总政、总装、北京军区、兰州军区、武警等多种臂章;有士兵、士官、尉官、校官等多级别军衔等。

  这家企业进出货账本显示,从01年开始,这家企业就开始涉足生产假军服。十年间从这里流散出去的各色假军警服装数以万计。这么长时间大规模生产,当地有关部门就从来没有发现过吗?据这家企业负责人称,当地不少管理部门也都来查过,但是管理部门检查过后仅仅是口头警告,就没有下文了。

转机:假冒商标案牵出售假网络

全国军服管理领导小组办公室有关人员介绍说,这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相互勾连,形成了生产、倒卖、零售“一条龙”,严重违反国家《刑法》和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军服管理条例》,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生产假军服窝点,为何可以安然无恙?

根据仅存的零散线索,专案组一直未发现有价值的信息,让侦查工作在一开始就陷入僵局。为此,专案组不断调整着思路,努力寻找突破口。

  按照《军服管理条例》规定,像这样大规模生产假军服早已触犯刑律。国家刑法规定,非法制售、加工、生产军服超过30套,要立案侦查,视情节判处1年以上3年以下有期徒刑。另外还有一些经济处罚。

战机出现在半年前。

  这家企业为什么长期以来安然无恙?企业负责人反映,有的部门来查处,又不是不让干,仅仅是要钱了事。有的部门人员要钱主要看工人人数,一般五六个工人要三千两千。

今年4月2日,久大盐业向警方提供了一条线索:绵阳工商部门扣押了一批假冒久大商标的盐。接到消息后,专案组民警当立即赶到绵阳,核查案情。据查,这批假冒久大商标的盐共有1000多件,总重约20吨,初步估算总价值约8万余元。

  这起假军服案是近年来华北地区破坏的最大一起制售假军服案件。共查获各种假冒军用服装4687套及大量军衔,领花,胸标,臂章和军用布料。目前四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拘留,有关部门正根据发现的线索,将深挖军服原材料制作的黑窝点。

这批盐来自于一个叫某辉商贸的公司。老板李某勇交待这批盐是从简某清处购买,而简某清则辩称这批盐都是通过正规渠道购买。至此,案件的关键人物简某清正式浮出水面,进入警方的视线。

  中国军人的良好形象是在战争年代保家卫国浴血奋战,和平年代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中树立起来的。军服代表军人的形象,如果不堵住任意穿着、制售假军服的行为,让大量的非军人随意穿着军服以及犯罪分子利用军服进行诈骗,对军风和军威都危害极大。现在,各地的行政管理部门对待制售假军服行为只是按照制售假冒伪劣服装一样罚点钱了事,这恐怕反倒会助长此风。军地两方联手依规严肃处理应是当务之急。

通过信息研判,专案组分析认为,批发假冒久大品牌盐的简某清只是售假链条中的一环。为了深挖制假贩假的渠道和来源,专案组决定先不打草惊蛇,暗地里加强对简某清的监控,找出他的“上家、下家”。同时,该案件的代号也正式确定为“4.02”专案。

图片 7

跟踪可疑车辆。

图片 8

专案组民警在蹲守间隙休息。

侦查:售假网络逐渐清晰

在这起制造销售假冒久大商标商品案中,违法犯罪分子的手法老道、作案方式隐蔽、反侦察能力强。侦破过程中,最大的难点就是如何在高度保密的情况下,查清售假网络的层级关系和运作机制。

5月初,正在执行另一起案件抓捕工作的沿滩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陈亮接到了一个紧急电话:“暂停手中的一切工作,立即赶回分局会议室开会!”

陈亮赶到时,由自贡市公安局副局长姜华主持的会议已经开始。“参会的人不多,但气氛紧张、凝重。”此时,案件还处于高度保密阶段。在听完“4.02”专案的案情通报后,会议当场任命陈亮担任侦查组组长,第一个任务是:“今天晚上有一车货从自贡发往成都,立即开始跟踪,查清货物去向。”

自此,在经过前期的信息研判后,“4.02”专案的侦查工作正式启动。

当天下午,陈亮带着2名侦查员赶到指定地点,开始实施跟踪。循着货车在成都龙桥镇卸货的仓库以及转运车辆车牌号等线索逐一排查。很快掌握了简某清用于转运仿冒盐的运输团队、多个存储仓库以及销售规律。“他每个星期进一到两次货,运到仓库后都在半夜或者早上卸货,且装卸工人固定。”

与此同时,专案组的其他成员也在围绕简某清的生活轨迹进行追查。据杨军回忆,简某清从2002年开始做盐生意,“其社会关系复杂,真盐、假盐都在卖,调查取证难度极大。”

两条线反馈信息的交织,给破案提供了更加明确的线索。简某清贩卖假冒盐的网络也逐渐清晰:他将仓库中的盐转手卖给李某、王某梅、张某等“下家”,通再过“下家”流入市场。

保密:侦查过程中的重中之重

“由于简某清销售的链条很多,在侦破上很容易找到突破口。”曾参与过多起大案侦破的陈亮意识到,保密是侦查过程中的重中之重。“一旦打草惊蛇,嫌疑人停止进货、销售,全案就会功亏一篑。”

在随后地侦查中,陈亮带领侦查民警围绕嫌疑车辆开展蹲守,寻找线索、固定证据。

一个多月的调查后,案件有了突破性进展。根据专案组掌握的情况,简某清竟是四川地区最大的假冒久大品牌盐批发商。他每月的发货量极大,下级商家竟有20余人,地域涉及湖北、贵州、山东、成都、乐山、绵阳、德阳、攀枝花等地。

图片 9

抓捕嫌疑人

图片 10

抓捕嫌疑人

蹲守:偏远山区找到制假窝点

“虽然销售的网络逐渐清晰,但是如何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找到生产假冒盐的窝点,成为专案组的一大难题。

在这段时间里,陈亮发现简某清多次到乐山和一个叫赵某勇的人见面。同时,也有乐山方面的车在往简某清的仓库送货。经抵近侦察,车上装的正是“久大精纯盐”。根据这一重要发现,专案组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到乐山。很快,一个位于乐山犍为县某偏僻山区的制盐工厂很快进入了专案组的视线。

为进一步确定这个制盐厂就是制假窝点,专案组在盐厂四周设置观察点24小时监视。“6、7月份天气炎热,蹲守监视时车内不能开空调,特别在晚上四周一片寂静,这个时候如果开空调,发动机的嗡嗡声立刻就会暴露观察点。”陈亮回忆,在那段时间里,所有侦查员都只能在蚊虫肆虐的荒草丛中蹲守。

为了摸清盐厂内部生产情况,专案组多次秘密深入厂区开展侦查,了解厂内生产和囤货情况。

随着发现的线索越来越多,专案组原来的警力开始捉襟见肘。自贡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王少杰指示:抽调精干警力补充进专案组,集中力量,攻坚克难,推动整个侦查破案工作的深入进行。

经过两个多月的耐心摸排,专案组掌握了该厂生产、运输、储存的基本情况,确定该制盐工厂为生产假冒盐的窝点。

收网:200余名民警紧急出发实施抓捕

这是一场不动声色的智斗,面对狡猾的犯罪嫌疑人,专案组摸清犯罪网络和活动规律,锁定关键的证据,寻找一网打尽的时机。

2018年7月12日,夜幕下的自贡灯火阑珊。在看似平静的夜晚,200多警力从自贡紧急出发,一场抓捕行动即将开展。

经过三个多月不懈侦查,警方基本查明这个以生产、运输、存贮、销售一条龙的特大假冒注册商标犯罪团伙的犯罪事实。

7月11日早上,陈亮在制盐厂门口蹲守了三天三夜后,有了新的发现:一辆长期运货的货车驶入厂区。“极有可能是又要出货了。”7月12日中午,通过抵近侦察,陈亮发现车上装的全是久大精纯盐。

在认真分析后,专案组认定收网时机已经成熟,迅速制定了抓捕方案,决定在成都、乐山、德阳等地同时开展收网行动。

2018年7月12日晚,自贡市公安局副局长姜华、沿滩公安分局局长曾德平坐镇指挥,由200余名警力组成的抓捕队伍从自贡紧急出发,分别奔赴成都、乐山、德阳等地对涉案的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

图片 11

抓捕嫌疑人

图片 12

储存假冒盐的车间

战果:涉案仿冒盐5400余吨

13日凌晨,抓捕队伍全部达到指定地点后,随着指挥部一声令下,各组民警陆续行动,将产、供、销各个环节的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

鉴于涉案人员多、地域分散等实际情况,专案组在深度研判的基础上,确定了分批抓捕的方案。其中,抓捕赵某勇的行动最为关键。

为此,12日晚上7点,民警徐枭一行5人就到达赵某勇楼下蹲守,等待指挥部的抓捕指令。到了早上6点过,守在单元门口的徐枭看见一男一女神色慌张的下楼,女怀抱一个黑包手包,男子提着一个蓝色口袋。

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徐枭一眼就认出了男子就是赵某勇,并立即上报“情况有变,赵某勇要跑”。

指挥部随即下达抓捕命名,两人刚出小区门,就被埋伏在外的民警抓获。在赵某勇提的蓝色塑料包中,发现大量久大精纯盐包装袋和一个账本。徐枭手包提了一下,“很沉,里面像是有个‘铁坨坨’”。打开后发现,包中有一把手枪,子弹30余发。据赵某勇交待,当时他是准备将枪和账本带到岷江边销毁。随后抓捕组还在赵某勇的房间里搜出部分盐和两本账本。

是夜,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6人,捣毁制假工厂一处,现场查获未销售的假冒产品3000余件,涉案金额2000余万元,扣押、冻结的现金1000余万元。这个为害多年,集产、运、储、销为一体的假冒久大品牌盐的犯罪网络被彻底捣毁。

经查,涉案人员赵某勇长年从事假盐销售,曾两次因贩卖假盐被查处,长期贩卖假盐的他,也深谙贩卖假冒品牌盐能赚取的巨额利润。

2017年4月,赵某勇联系了乐山某峰盐化工有限公司犍为分公司生产假冒久大品牌的盐。该公司总经理涂某、销售副总邱某坪和生产副总张某清合谋,在未获得久大制盐有限公司授权的情况下,私自生产假冒“久大”商标的精纯盐,并以每吨1400元的价格销售给赵某勇,获利765万元。

赵某勇作为一级经销商则将这些盐以每吨1900元的价格卖给二级经销商简某清、唐某秀,获利1026万元。再由此二人以每吨2000至3000元不等的价格将卖给三级经销商李某、王某梅、张某等人,最终流入市场。

一年多时间里,盐厂共生产假冒“久大”商标的精纯盐5400吨,涉案金额2000余万元,这些盐大多销往湖北、贵州、山东、成都、乐山、绵阳、德阳、攀枝花等地。

深挖:打击利益链战果还在扩大

在这个庞大的制售假冒久大商标盐的体系中,涉案人员大多常年都在做盐生意,有的还是真盐和假盐混卖,偶有下家商家售假被查处,还会拿出购买真盐时的正规票据,为被查商家做“售后”服务。

据办案民警介绍,有几次下级商家售假冒盐被查处时,简某清都拿着从久大进货的正规票据,为商家证明这批盐确实是从“正规渠道”进货,帮助商家逃避打击。为了方便贩卖假冒盐,简某清还在成都的大丰镇、龙桥镇、都江堰等地租用了6个仓库,花费上百万元对仓库进行装修升级,并购买了6量货车聘请专业驾驶员组建车队用于运输。

在捣毁制售网络后,专案组乘胜追击,进一步深挖细掘,从原料、包装物等多个环节入手,对案件上下游利益链逐一深挖细查,准备以非法经营罪对涉案的下级经销商和印刷制作包装的厂家进行打击,战果还在不断扩大。

目前,已抓获犯罪嫌疑人33人。经侦查终结,涂某、邱某坪、张某清等人因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赵某勇、简某清、唐某秀等人因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31人已被移送审查起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