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面前境遇中印边界难点 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何以这么淡定?

图片 1
资料图

新华网布琼布拉5月14日: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消息,布隆迪军事政变二号人物西里尔·恩达伊鲁基耶14日晚承认政变失败。

恩达伊鲁基耶表示,就其个人而言,他承认行动已经失败。

布隆迪总统皮埃尔·恩库伦齐扎13日前往坦桑尼亚参加东非共同体首脑峰会,准备讨论布隆迪国内局势。在他离开首都布琼布拉数小时后,前情报局长尼永巴雷通过私营电台宣布发动“政变”,“推翻了”恩库伦齐扎政权。当天恩库伦齐扎准备乘坐飞机回国,但因机场已经关闭而不得不折返坦桑尼亚。

14日,布琼布拉市爆发激烈枪战,发动政变的军队与政府军争夺机场、国家广播电台和电视台,至14日晚间,枪战暂时停止,机场、国家广播电台和电视台仍处于政府军的控制之下。

恩库伦齐扎当晚在他的推特账号上说,“我现在布隆迪,我对军队和警察的爱国热情表示钦佩,我特别对布隆迪人民的耐心表示赞赏”。

记者从布隆迪外交部获悉,此次军事政变致政府军6人受伤,叛军12人死、40人受伤。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安理会14日谴责布隆迪发生企图非法夺取政权的行动,敦促各方保持克制,尽快恢复法治。

今年3月18日,因反对恩库伦齐扎谋求再次连任总统,尼永巴雷被解职。4月25日,布隆迪执政党保卫民主力量确定推举恩库伦齐扎为总统候选人,反对党表示反对。从4月26日开始,示威者在布琼布拉市进行抗议并爆发冲突,已造成至少20人死亡。

         
 前天我开车压死一条小狗,我第一次好紧张。心里好怕,我告诉自己淡定。凡事乐观态度,幸亏不是小孩。我的第一篇日记,烧脑继续。

60多年来,中国一直被视为阿拉伯事业的可靠朋友和坚定支持者,一些阿拉伯国家也乐意把正在崛起的中国视之为下一个超级大国和经济样板,并希望中国能抗衡美国在该地区的霸权。然而,2011年以来,中阿关系发生了变化,中国不再像过去那样完全被正面看待,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可靠性受到怀疑。尤其在叙利亚问题上,中国在安理会投的几次否决票被认为是站在叙利亚独裁政权一边,某些阿拉伯媒体首次将中国列入了“阿拉伯人民的敌人”新名单。在西方媒体的影响下,一些阿拉伯博主甚至提出“中国鲜廉寡耻”的口号.

由于叙利亚局势日益陷入困境,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原则立场和相应的外交行动遭遇挑战:

一、中国在联合国就有关叙问题投了反对票后,确实有部分阿拉伯国家和阿拉伯世界的一些媒体对中国表示了不理解,甚至提出了批评,似乎中国没有展现可以信赖的、负责任的未来超级大国形象。然而,中国的立场首先是基于对《联合国宪章》作为当前国际体系的基本文件的尊重。中国反对某些联合国决议草案,并不是因为这些草案是由特定国家或国家集团提出的,而是这些草案本身存在缺陷并需要完善。历史教训表明,强制颠覆政权的后果从来都是更大范围,更长时间的痛苦和灾难。

二、中国面临存在于国际社会多数意见和中国外交原则立场之间的矛盾的挑战。传统上,中国在阐释自己外交立场时,一直以同国际社会大多数成员保持一致以及维护国际关系准则为基本出发点。这在逻辑上意味着中国认为国际社会的多数观点和《联合国宪章》等国际关系原则应该是一致的。而显然,至少在叙利亚问题上,多数国家的意见,至少是公开表达的意见与《联合国宪章》是存在矛盾的。

三、中国面临如何处理存在于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和我国国家具体利益之间的矛盾的挑战。中国一贯反对外国强制颠覆别国政权,反对任何形式的颠覆行动,而目前主张颠覆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恰恰是与中国能源和贸易利益关系最密切的阿拉伯国家联盟。否决阿盟的决议草案正是体现了中国坚持原则立场的一贯性。

政治解决叙利亚危机是中阿双方共同诉求

在叙利亚问题上,很多阿拉伯国家在联合国表达了与中国不同的意见,但这并不意味着国际社会已经形成共识要放弃《联合国宪章》,也不意味着这些国家将因此与中国拉开距离。阿盟与中国的关系并非只受到叙利亚一个问题的左右,对于中国来说,加强与阿盟的关系,最关键的并不是在阿拉伯事务上事无巨细都赞成阿盟观点,而是耐心而持续地深化与阿拉伯世界的联系。一个真正的朋友,是能够提出不同意见的朋友。在解决叙利亚危机过程中,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中国不断付出的努力表明,中国没有缺席,也不是一个旁观者,事实证明,主张政治解决叙利亚危机是中阿双方共同的诉求。

中国外交彰显成熟和灵活性

今年初,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两份关于叙利亚问题的决议。在这两次表决中,中国和俄罗斯都投了反对票。但从原则上说,中国和俄罗斯并没有拒不接受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而是提出了更有可能取得成效的建议,这就是放弃原决议中提出的违反国际法的做法,不要求合法选举产生的总统放弃政权等。中国重视叙利亚和阿拉伯人民的关切,致力于维护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中国不庇护谁,更不刻意反对谁,而是希望通过劝和促谈,为政治解决危机做出一份贡献。

为此,中国政府采取了密集的外交行动,同叙各方保持联系,并多次提出促进政治解决的主张。外交部副部长翟隽作为中国政府特使前往叙利亚开展劝和促谈的工作,与有关各方沟通并提出中国政府的政策主张,向世界表明,中国在为和平奔走,在为地区问题奔走,在为中阿友谊奔走。中方还同包括叙利亚反对派在内的叙利亚问题有关各方都保持着联系和沟通,积极劝和促谈,为缓和叙利亚局势做了大量工作。

另外,应中方邀请,联合国-阿盟叙利亚问题联合特别代表卜拉希米于今年10月30日至31日访华。中方重视和支持卜拉希米为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所作的斡旋努力,通过此访,中方与卜拉希米进行深入沟通,共同推动叙利亚问题的政治解决进程。杨洁篪外长在与卜拉希米举行会谈时提出的推动叙利亚危机政治解决的四点倡议,受到国际社会欢迎和阿拉伯媒体关注。

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发展中大国,与世界已经结成了一个命运共同体,中国的发展与中东地区包括与阿拉伯地区的发展是紧密相连的,所以中国对这个地区的局势变得动荡表示担忧,也在情理之中,中国为地区局势降温做出的努力也为国际社会所认同。与此同时,中国做相关转型国家的工作,促成埃及总统穆尔西成功访华,在阿拉伯世界起了很好的示范效应,标志着中阿关系的平衡发展。中国的立场不仅经得起历史的考验,也彰显出中国外交的成熟和灵活性。

在过去的2012年,中国中东外交总体上把握得体、稳妥、有特点、有亮点,可圈可点。无论是对所谓的“阿拉伯之春”的认知上,还是伊核问题上,特别是中国在联合国投否决票问题上,虽有不同看法,甚至有负面影响,却是正确的外交选择。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采取比西方超脱的立场,使中国得以免遭西方的尴尬处境。然而,在复杂和多元的中东地区,新的地缘战略格局正在形成。这时出现对中国中东外交二极化评价,中阿传统友好合作的地缘政治环境发生了变化,也是中国无法回避的现实。中国在阿拉伯世界仍有许多工作可做,但究竟如何才能做得更好,目前似乎并没有一个现成的答案,也不可能有万全之策。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中东研究中心研究员、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摘要:
就在昨天,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德国汉堡主持与金砖五国领导人的非正式会晤。当场,习近平主席再次表明了中国坚持和平发展的决心:“我们要毫不动摇奉行多边主义,共同推动各方以政治和和平方式解决地区冲突和争端。”
…当地时间7月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汉堡主持金砖国家领导人非正式会晤,发表引导性讲话和总结讲话。南非总统祖马、巴西总统特梅尔、俄罗斯总统普京、印度总理莫迪出席。习近平主席在讲话中指出,当前,世界经济出现一些积极迹象,金砖国家发展前景普遍向好,令人振奋;同时,也出现一些需要金砖国家密切关注、妥善应对的挑战。图:7月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德国汉堡主持金砖国家领导人非正式会晤。而观察一段时间以来的国际形势,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印边界问题”是金砖国家中的两大力量——中国和印度,无法回避的“挑战”之一。同样值得玩味的是在这个问题上中印态度的迥然——印度媒体反复炒作,两国军方的这种对峙,“已经持续了一个月”。这是1962年以来,对峙时间最长的一次。目前,印军的士兵“枪口朝下,进入非战斗模式。”而中国方面,除了外交部的回应与阐明立场外,国内舆论远没有那么“狂热”,虽说有“过火”的,但整体上有分寸有定力。比较而言,冷淡到似乎有些“反常”。这“一热一冷”的反应,恰恰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了两国的迥异心态——一方焦躁,一方平静。今天,长安君(微信ID:changan-j)就给大家说道说道,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印度方面狂炒边界问题不久前印军越过中印既定边界,侵入中国境内,引发了双方长时间对峙。但印度媒体却“反咬一口”,指责中国威胁西里古里走廊。印度《经济时报》报道称,印度专家认为,中国在洞朗高地修路将使中国具备发起“压倒性”攻势的能力,将导致西里古里走廊“窒息”,印度东北各邦与印度其他地区的联系被截断,印度军队被孤立。印度甚至认为,这将严重改变现状,对印度的安全造成深远影响。多家印度媒体也在连日指称中国“咄咄逼人”。似乎在印度看来,中国的存在,就是一种威胁。这种心态,并不是突然萌生出来,早已有之——1962年,中印之战打响。自恃有英美撑腰的印度,完全没有想到,短短32天的时间,自己会以“一个月阵亡3770人”的代价,输掉了“天堂门口的战斗”。印度的“大国自信”为此破碎。50多年后的今天,印度似乎还未从“耻辱和气愤”的噩梦中走出来。在2013年9月和10月,中国分别倡议提出“一带”和“一路”之后,印度在多种场合表达了对“一带一路”的不满。2014年6月,莫迪政府甚至专门推出了制衡“一带一路”的“季风计划”,试图运用与印度洋海域国家的“老关系”,来抗衡中国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如今,“季风计划”仍是个“三无产品”,不仅没有开花结果,反而渐渐销声匿迹。再看中国,“一带一路”火遍全球,不仅为沿线国家带来了实质性好处,更赢得了全世界的广泛赞誉。在5月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在世界目光聚焦北京之时,印度不仅选择缺席,还视“一带一路”倡议对印度在印度洋主导地位构成“战略威胁”!就在7月6日,《印度斯坦时报》网站更是以“中国战舰在美日印演习前潜入印度洋”为题,大肆炒作所谓的中国对即将到来的美日印联合军演进行监控。在“不淡定”的印度看来,中国的任何举动都可能被视作“威胁”。长安君只想说一句话,不累吗?12
/ 2 页下一页

图片 2
资料图

  东非国家布隆迪13日发生军事政变,虽然政变目前已被平息,但该国的动荡局势已造成大批民众逃离。新华社特派布隆迪记者杨孟曦了解到,目前,政变没有对在布隆迪的华侨华人造成人身安全和财产方面的损失,面对混乱局势,在当地的中国人表现得很淡定。

  新华社记者于政变发生后第二天进入布隆迪首都布琼布拉,几天来,布琼布拉市内可听到时断时续的枪声,街道上几乎没有行人,除了偶尔开过的军车,也少有车辆驶过,人们都在躲避可能的危险。

  据中国驻布隆迪大使馆介绍,目前在布隆迪的中国人有近500人,政变发生后不但没有中国人撤离,而且其中不少中国公司派驻当地的员工仍坚守工作岗位。使馆13日发布安全提醒称,布隆迪政变造成安全形势紧张,在布中国公民要加强安全防范,暂不外出,留在安全位置。如遇紧急情况及时与使馆联系。同时建议拟于近期来布的中国公民暂勿考虑来布计划。

  中国地质工程集团公司布隆迪办事处共有35名中方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在距首都布琼布拉约70公里的地方在建一个水电站项目。据项目经理张星辰介绍,工程一直没有停止,中方人员一直在工地坚持建设。他说,“毕竟我们投入了这么多人力物力,还是希望局势尽快稳定下来,不影响项目进程。大家都认为局势还没有恶化到必须撤离,不过为防万一,办事处已经准备了能满足两周基本生活的食物和水,作好了心理和物质准备,共同度过这场危机。”

  中国土木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在布隆迪与坦桑尼亚交界处的一个项目因距离首都较远,几乎没有受到政变的影响,一直坚持开工。项目负责人杨俊说,如果因为首都的混乱而停工,会使工地上的当地工人情绪波动,产生一些不利因素。但局势对工程还是造成了很大影响,杨俊说,“该项目恐怕难以按期完工,因为现在很多店铺都关门了,要到周边国家采购,但运输公司的车不愿来布隆迪。日前去布琼布拉采购和安排物资运输一位同事因政变现在还被困在住处出不来。”

  中兴公司布隆迪负责人董仁杰告诉记者,中兴公司负责建设和维护的是布隆迪的通讯项目,越是局势混乱的时候,信息通畅就越重要,目前他们没有考虑撤离,
即使局势持续恶化,他们可能会撤到周边国家,但仍可以通过网络远程维护和保障通讯。

  皮肤白皙的陈茜6年前嫁给了一个布隆迪人,婚后随丈夫来到布琼布拉生活。个性简单的陈茜很喜欢生活在这里,但突如其来的混乱使陈茜的生活被完全打乱。孩子不能上学,自己经营的咖啡馆生意清淡。但陈茜说,“我不怕,朋友们都叫我躲一躲,但如果我走了,我雇的员工会更害怕,而他们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